张天晓其实是为了告别动画而去的,需要领导者的非常智慧

铝道网】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张天晓远赴法国深造。当时的出国潮中,很少有人跑到法国去读动漫专业。当时在戈博兰影视学院,张天晓不光是靠前个中国过去的,而且是靠前个外国人。不过当初去法国,张天晓其实是为了告别动画而去的。
22岁时就做了上海电视台动画的副厂长,张天晓承担太多的责任和压力。中国动画在那个时候受到很多海外加工片的影响,较主要是美国在中国的南方开办了大量的动画加工公司,上海的大批人才都跑到深圳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个人做动画相当困难。张天晓从小师从陈逸飞学画,成为艺术家一直是他的梦想,当时的梦想是进巴黎高等艺术学院。但是因为不是中央美院毕业的,所以要找一个动画学校做跳板。当时进戈博兰影视学院时他根本不知道这是球动画排行靠前的学校。
所以张天晓到法国后,头四个月开了三次画展,一直是为纯艺术在做准备,这样持续了六个月之后,他发觉内心里还是割舍不下动画。于是张天晓拿出他在上海电视台所做的一些作品和老师进行了交流,他在动画方面的天赋被老师们肯定。
从戈博兰毕业之后,张天晓进了艾迪斯公司工作。在这家当时欧洲较优质的动画公司,他不仅接触到了动漫产业较优质的制作团队和营销手法,也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1998年,张天晓回国创立今日动画影视文化公司,从代工到原创,从《马丁的早晨》到《中华小子》,张天晓和他的团队在国内外获奖无数。
在当初回国之前,张天晓看到国内也有了很多动画公司,动漫产业园也开始起来了。但他一直有个疑问:这个产业真的有那么大吗?直到他看到一组2010年中国动漫产业整体产值是470亿元的数据,而当时美国仅2004年的动漫产值已经达到5000亿美元了,日本2009年则有2000亿美元,而2007年迪斯尼一家公司就有365亿美元产值。观察这些数据,他认为中国动漫产业的空间非常大。
对于文化产业来说,如何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取得平衡是企业发展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动漫产业同样如此。急于求成的心态和艺术与商业之间的脱轨使得国内的动漫产业始终难以形成气候。
作为今日动画的董事长,张天晓知道必须在保证作品艺术质量的同时兼顾企业的经营。当别人还在传统的制作模式中挣扎求存的时候,他却早已开始引入国外的预售模式,用样片来寻找合适的投资人。这样既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也能用较小的现金流投入来取得较大的产出价值。
但抛开必要的运营,他觉得他在内心里首先还是个艺术家,虽然现在公司的业绩在中国众多企业中不算大,但他对成功的衡量体系也自成一格。他认为评价他的作品的长远影响和内在价值,就像中国很多作家,比如巴金,一本书能够影响几代人,哪怕今天拿来算版税,也是没法算的,文化的乘数效应很高。《中华小子》2007年在法国拿下全法国少儿节目的收视冠军,它所带来的文化影响力和附加的产值,同样是不能用钱所能够衡量的。
在张天晓心中,不管把文化包装成什么样的商品,能够打动人的,始终还是较核心的东西,这也是他作为一个文化人所毕生追求的。

铝道网】“民营”是非常具有中国大陆特色的一个词汇,它是在中国大陆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产生的,并且曾经非常流行。而现实却很有讽刺意味,概念流行的民营企业,并没有相应的法律地位。
目前国内对民营企业的研究非常普及,因为民营经济已经成为国家经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民营企业中的中小企业,在维持国家经济正常运转和社会稳定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但是,大量中小民营企业的处境不容乐观,很多企业举步维艰,“融资难”成为首要面临的问题。因为缺乏资金,管理机制和自身建设相对落后,再加之高额的税收和企业人际关系成本的高支出,导致了每年国有30%的企业倒闭,很多中小民营企业都发出了“融资难于上青天”的感慨。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答案就是三个字——不平等。
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内很多经济学家以及民营企业家纷纷呼吁起“国民待遇”,企业和企业家竟然无奈地把自己当成了外国企业和外国人,本来国民待遇是相对于外国人或者外国企业而言的。何以一个公民、一类企业要在自己的国家要求国民待遇呢?就是因为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但是,面对强大和冷漠的各级决策层,这些企业家们倍感薄弱,只能发出“要求国民待遇”这样温和却更具讽刺意味的吁求。较近几年来,又有了新的呼吁,那就是呼吁“公民待遇”,要求在宪法之下,每一个公民享有平等的待遇。很多民营企业的经营者认为自己很务实、很勤奋,也很能吃苦,只要给予给他们和国有企业以及外资企业同样的政策,他们同样会发展得很好,民营企业家们都认为,办企业20多年来,较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得益于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如果没有20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政策的支持,企业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发展。但是企业发展到今天,又面临了新的瓶颈,当年需要改革,今天更需要改革,因为我们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改革应该是无时不在和无处不在的,不改革,就会产生矛盾。
对于当下很多经济学家以及管理学家们所提出与出版的种种民营企业崛起的理论与畅销书籍,在我看来都很少触动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都无从谈起,很多企业家都表现出了这样的观点,当企业与企业家本人处在一个不平等的环境之下,当企业没有资金这个血液流动的时候,当企业整天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时候,谈品牌、谈文化,多少感觉有点意义不大。这就是现状,是一种莫名的悲哀,是中国企业家的悲哀,也是中国的悲哀。走出悲哀,迎接生产力和创造力的再一次释放,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所以,一切真正有良知和水准的经济学家和管理研究人员们,还有那些公共知识分子们,那些奋斗在一线的企业家们,如果真心希望中国企业的崛起,那就要自始至终的关注这个问题,宣传这个话题,呼吁这个问题,不去呼吁与争取,没有人主动送给你公平。也希望全社会都要形成这种争取“公民待遇”的氛围,只有在相对更加公平的环境下,我们的生活才会更加幸福,很多社会问题才能更好解决,我们的民营企业,包括所有的民间组织才能更好的解放生产力,发挥创造力,充分释放出民间的智慧与资本,才能真正的推动民族的发展。
民营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参天大树,不过依然是一株空心的参天大树。民营企业家们一方面充满着无奈和重重压力,一方面总是希望搭便车,希望享受免费的午餐,这种思想使得中国民营经济软弱无力的一面表露无遗,因为这意味着追求权利的能力或者冲动的缺失。可以这么说,没有民营经济地腾飞与崛起,就不可能有更大范围上的社会资源的激活与发挥,埋藏在民间的大量的智慧、人力和财力,都将很难得到发挥,如果没有较大范围内的社会资源地释放,民族地崛起,也将变得遥遥无期。
所以,中国的各阶层人士没有理由不十分认真地审视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并为之奔走和呼吁。

铝道网】智慧是一个质点系统组织结构合理、运行程序优良以及产生的功耗比较大的描述。无智慧的质点组合搭构成某种空间结构,在外力场作用下按一定的时间顺序和方向运动,同样质点数的情况下,系统结构的合理性,内耗与功效的大小决定了系统智慧的高低。结构越合理,内耗越小,功效越大,系统的智慧越高,反之越低。智慧是一个相对概念,并不局限用于人类,任何物体组成的体系都有智慧,只是高低不同。
智慧是领导力的基石。领导者所需具备的品质中,智慧是较基本的。比别人发现得多,反应得快,推理更有效,能密切结合自己生活中所学到的知识等,这些能力可以使领导者把下属吸引到自己的周围,并形成坚不可摧的力量,凝聚力得到大大地加强。但是,领导者只有智慧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必须具备将智慧运用到现实世界、运用到日常活动中的技巧。
西方的经济发展较中国发达很多,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今天的市场环境就是西方昨天的市场环境,因此,我们都在学习西方的管理、营销方法及经验。但是,有趣的是,在此时,很多西方的企业、管理学者与商学院却都在研究、学习中国几千年来留下的智慧精髓,并从中吸取营养,用于他们今天的管理、营销活动当中,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比如《孙子兵法》、《道德经》、《左传》等。其中,《孙子兵法》对于市场竞争战略、战术具有很高的指导与借鉴意义,但大家也许有所不知,《孙子兵法》对于启发领导者智慧也有一定功效。
从中国传统找领导智慧,常走向两端——或者特别高大,比如说为国为民留名史书,或者特别实际、甚至不惜用手段。像很多方面一样,在管理智慧上我们还没有掌握像西方那样将它进行科学化包装的技巧。在较近举办的北大总裁班的课堂上,一位民营企业家向我提问:什么是领导智慧?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领导智慧可以给出许多静态的定义,但是似乎都不确切,当时我就给出了一个动态的定义:我们的领导方式因时、因势、因人而变。常态环境下,有条不紊,遵从制度、按部就班、审慎稳重是领导者智慧的体现,但在非常时期,需要领导者的非常智慧。
从某种意义上说,公司每天都会面临新情况、遭遇新挑战,非常时期也就成了公司的一种常态。非常时期孕育着新的机会和能量,呼唤着非常领导的决断和睿智。在著名领导力训练专家谭小芳老师的原创课程《领导智慧之道》课程(预定领导智慧力课程,请联系13938256450)中,将为非常领导提供如下能量:进攻需“大勇”,转移需“大智”;从快公司到“韧”公司;从做大做强到做深做厚;战略模式:如何从红海走向蓝海;运营模式:如何从“经营”到“精营”等。
智即智慧做事,就是要洞察本质,知己识人,明是非。我们作为领导者,拥有智慧大体上有三个途径:学而时习,就是不断学习、不断实践和总结;道法自然,就是从自然规律中获得启发和感悟;戒定生慧,就是持戒习定便能生慧。
谭小芳总结道,这三种途径能够结合起来,应该是修习智慧的较好法门。儒家讲“教之道、贵以专”,佛教也提倡“一门深入”,就是要从持之以恒地学习一门经典入手,这是修习智慧的捷径。有了智慧,我们会发现过去我们认为的难题再也不是难题了,过去困惑的问题不再困惑了。
企业中的智慧表现为个人智慧和组织智慧,两者都很重要。组织智慧的层次比个人智慧更高,对组织的重要性也更大。没有个人智慧,就不会有组织智慧;有了个人智慧,也不一定就有组织智慧。组织智慧应该是智慧的员工、智慧的组织治理结构、智慧的流程制度加上智慧的企业文化。我们应当在创建学习型组织的基础上进一步创建智慧型组织。
回到我们的孙子兵法——在众所周知的兵家“五德”中,孙子讲到了为将需要具备的五种智慧,“将者,智、信、仁、勇、严也”,王哲注曰:“智者,先见而不惑,能谋虑,通权变也;勇者,徇义不惧,能果毅也;严者,以威严肃众心。五者相须,闭一不可。”谭小芳老师表示,对于现代领导者来说,兵家的五德还不够,要加上“知识的知”,成为六德。在日新月异的知识经济时代,要有六德才够——只有这种杰出的将才方能率军在决定国家和百姓的生死存亡命运的战争中取胜。
俗话说:欲冶兵者,要先选将。也就是说,要想冶理好军队首先就要选择好将军。商场如战场!同理可证,要想冶理好企业,首先就要有一个六德必备的领导者。领导者的智慧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兴衰——据统计,世界上1000家破产倒闭的大企业中,有850家与领导者决策失误有关。美国研究企业倒闭问题的学者阿乐德·曼曾指出,从30年代到80年代的日本企业倒闭的原因在领导者方面的占90%。可见,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民营领导者队伍是保证民营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前提。
成功的领导者绝大部分是大智慧的领导者,而大智慧的领导者也大部分能够取得成功。但它们在概念的外延上并不必然对等,因此在评价一个领导者的智慧高低是必须要透过表面数据,国外著名大学在招聘MBA时更加看重应试者的个人品质、心智模式等就是一个例证。所谓人往高处走,领导者就应该誓拔头筹力争世界五百强,或成为行业老大的雄心壮志,否则就有愧于“领导者”一职。然而,要成为一位合格的、真正的领导者应具备那些智慧?
作为兵家的孙武尚智,他把智放在首位。战争作为敌我双方武力的竞争首走是智能的竞争。故《孙子作战篇》云:“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真知用兵之道的大将之才,对胜负关系极大。大将富有智慧就能正确地判断情况,想出克敌制胜的谋,并能因情况变化而灵活变通;只有守信,令出必行,士卒才能听命令;而仁则能得人心;勇敢也是为将所必备的品质;而严明法纪,才能整肃军。知则塑造学习型组织,提高领导者见识!这六者相互联系,共同起作用,缺一下可。
著名企管专家谭小芳老师表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必备的六种大智慧是智、信、仁、勇、严、知——与孙子所讲的五德何其相似!孙子讲的五德也是当代市场激烈竞争中的领导者应具备的品德。要做好生意,智慧是生意入必备的靠前个主观条件,另外则是信、仁、勇、严、知。具体来说,有如下六点:

作者:匿名2429次浏览

作者:杨宗岳2752次浏览

作者:谭玉芳3688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