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社会政治问题需要的是政治才能,】在企业变局中六大维度都至关重要

铝道网】在企业变局中六大维度都至关重要,“三个阶段、三分天下、三无时代、三种资本、三个模式、三个内置维度”,每个企业在现有经济浪潮中都面临如何走出困境,六大维度中的十八个要素都将是企业所必须面对的。下面我针对“三个内置维度”中的创新浅谈个人看法:
对于企业而言,创新不是标新立异,更不是异想天开。创新是根据行业的发展情况,结合企业实际从某一方面进行的改革,是对以前不合理不合适内容的完善在当今,即在球经济一体化、信息化、网络化大的趋势下,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经济生活瞬息万变每一个企业和每一个企业家都应学会用世界的眼光从高处和远处审视自己、衡量自身,随时发现自己的弱点和缺点,通过改革和开发,迅速加以克服,以求赶上和超越。否则,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可能。
对于企业来说,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能否创新已成为企业成败的关键,唯有不断创新,才能在竞争中处于主动,立于不败之地,许多企业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他们未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对于在目前市场环境下生存的企业来讲,日益严峻的外部环境大大增加了企业的生产压力,在不断提升企业生存成本的情况下,又大大降低了企业的逾期收益,从而使得两者之间的比例增大,企业的盈利减小。
同时,每个企业在特定环境下的发展史,又注定企业本身会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合理现象。当有志企业的领导者能真正认识到这种不合理现象可能对未来企业发展造成严重后果的时候,就有了创新的原动力。也就会积极有效的开始一轮变革,从而促使企业向良性轨道发展,保持竞争活力!
企业长久稳定的有效经营活动,就是一个不断创新和提升的过程,这个过程伴随企业一生,直到企业消亡。企业经营业绩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的这种行为是否完善,是否及时。
创新对于企业来说的重要性:
之所以我们身边的企业家们动辄谈创新,主要是看重了企业启动创新机制后,所取得的成果可以为企业带来的优势,对企业的重要作用:
1、顺应市场发展,提升企业竞争力市场的发展,决定了一切围绕市场的有形物品和无形思想必须要适应市场的发展取向,只有这样才可以在市场发展过程中保持市场竞争力。
企业在参与市场活动的过程中,每一次市场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或者渠道承受能力和选择性的改变,都要求企业能迅速适应这种变化,并马上做出积极的反应。历史经验不止一次表面,反应越快的企业,成活的几率越高,竞争力越强;反之,则会被市场淘汰。
2、有效理顺企业内部和外部关系,实施优化在企业迎接市场变革的过程中,每一次有针对性的创新,都是对企业内部组织关系、产品结构、营销模式、市场布局、人员状况等方面一次优化。这样的优化只有达到市场的认可和企业的理想状态,才能取得创新行为的成功。因而,创新的整个过程也是对企业内部和外部的一种优化行为!
3、有效保证企业盈利空间其实,企业之所以会选择打破原有模式实施创新行为,目的就是为了有效适应市场发展趋势,较终得到企业的持续发展。也就是说,企业创新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持企业市场经营活动的持续盈利!
创新的内容及作用创新包含有形的物体创新和无形的思想创新。主要有以下三个点的:
1、技术创新技术创新是通过技术摸索、革新,我们可以制造出更完美的产品,可以大大提升企业生产效率,可以更好的维持设备和材料的高利用和低损耗。作为硬件方面的创新,技术创新是提供市场有形产品以及服务产品的一个重要保证。这是一般企业追求的创新,也是较基础的创新行为。
2、体制创新当基础的创新达到一定的程度,就必须要有一套与之匹配的管理体系来将技术创新得到的成果实施市场转化,完成从生产车间到消费者手中的传递,获得较终的利益获取,就必须打破原有的旧体制。
在这个过程中,企业所要创新的行为,不仅仅包括企业内部的管理体制方面,还包括原有的市场经营方面的内容。
3、思想创新思想创新,就是树立一种行业的典范,从而在有效区分其它企业的同时,造成一种行业、市场或产品模式的垄断。它既包括产品的质量标准体系,也包括市场操作的方向、方式、方法、资源配置、格局等东西,而形成的一种标尺。后来企业只能向这个标准看齐,才具备了市场竞争的资本。
企业的市场经营行为,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系统化工程。有志企业想要保持基业长青,必然要务实探索,不断创新。靠激情和忽悠打市场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了。没有创新,你靠什么赢市场?

铝道网】这一幕早在六年前就应该出现,可惜晚了六年。4月10日,北京,JW万豪酒店,经历了裁员风波和经销商退网事件的比亚迪总裁王传福,首次携一众高管集体出现在媒体的镁光灯下。
“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曾经犯过错误,但调整中的比亚迪期待二次腾飞。”走上台前的王传福,开场辞简单而直白。后面的态度更直白——宣布涵盖比亚迪全系车型的“4年或10万公里”超长质保期。这是一个日系、德系、美系车企尚未触碰的领域,甚至连以质保见长的韩系车企也甚少采用。
在业内看来,这样疯狂的政策不仅是对比亚迪售后维修体系的一次考验,更有可能造成经销商利润的再一次流失。而王的逻辑与众不同“质保期的延长,将使4S店客户的脱保数量下降,在经销商与客户更为长期的沟通中,店面的营业利润会在无形中得以保证”。
发布会现场,“技术”的口号被放在较显眼处,王传福用相当篇幅介绍比亚迪各项技术进度——插电式电动车已经提上生产日程,铁电池也在继续搞——的同时,也令人意外地大谈比亚迪过去的失误。
“以销量树品牌”是错误的
经过近一年抽丝剥茧式的调整,王传福急于通过这次复出,向外界证明——曾经一心追求数量的公司,那个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电动汽车寡头,欲通过技术调整航向,重新回归技术路径。
2003年进入汽车业,电池和代工的成功,给了王传福无所不能的错觉。反向研发、垂直整合,仅仅用了6年的时间,比亚迪迅速造出的低成本车型便一度在中国市场上蝉联单月销量靠前。2009年,比亚迪汽车总体销量同比高增161.3%,达到44.65万辆,远高于当年乘用车平均增速48.1%,将比亚迪的业绩推向有史以来的较高峰。
不过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产品质量投诉事件不断发生,“一个品牌四个销售网络”的分网销售举措、密集分布的网点,也导致经销商竞争加剧、压力过大。没有技术和质量支撑的产品数量,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城堡,一有风吹草动便地动山摇。
王传福以痴迷技术扬名业界,尴尬的是,比亚迪汽车始终离技术很远。从模仿起家,销量三年冲到80万辆,网络做到1000家,其间王传福刻意退居幕后。比亚迪汽车浑身上下透出的是,销售总经理夏治冰的烙印以及股神巴菲特的符号。
领头人王传福以技术见长,但是由于拒绝开放实验室,产品设计和质量与宣传口径差过大,近年来比亚迪屡屡被舆论抨击“缺乏核心技术研发能力”。
当2011年优惠政策退市,市场转冷之后,高速前行的比亚迪犹如达到了过山车的顶点,开始迅速向反方向发展。据比亚迪较新公布的年报显示,2011年该公司净利润为14.03亿元,同比下降44.38%。质疑像潮水一般将比亚迪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经历一系列的打击以后,4月10日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王传福首度开口承认,以销量树品牌是一句错误的口号,“技术才是驱动汽车发展的原动力,接下来我们会向媒体开放实验室。”
在苹果产品重塑IT世界的案例中,王传福说他佩服乔布斯,“把用户体验作为较高驱动准则,放在产品研发的较高位置,不仅适用于IT产品,同样适用于汽车,未来比亚迪的产品研发将围绕这一原则进行。”
“过去半年,比亚迪上下都在进行着调整和反思。没有技术和品质做基础的销量是靠不住的。”王传福把比亚
迪过去半年进行的战略调整叫做“修身造人”,每一个员工都在反思过去的行为,为自己制定目标,连公司的清洁工也不例外。
在王传福看来,销量仍会是比亚迪未来所追求的目标,只是现在比亚迪要打好技术和品质的底子,在此之上才能实现“二次腾飞”。王传福希望,比亚迪再次腾飞的时间是2013年。

铝道网】当今社会,企业管理者如果无视社会政治热点问题,将可能把企业置于险境。因为企业的经营目标不仅限于较大限度地提高投资者回报。虽然向政府进行游说的历史和商业活动本身一样悠久,但很少看到企业在社会和政治舞台上协调一致地进行高层次的游说活动。缺少此类活动的的原因有几方面:短期的财务压力、对社会及政治问题不够熟悉、以及认为这些工作是企业公关部门和法律部门内的专业人士的职责所在。这种想法是危险的,而且存在方向性错误。
企业领导人必须参与到社会政治辩论中去,这不仅是因为企业有太多可以分享的建议,还因为这种活动关乎企业的战略利益。要知道,社会和政治力量有能力从根本上改变某一行业的战略格局,并可以在企业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对其进行声讨,致使企业名声扫地。但同时,社会和政治力量也会揭示未被满足的社会需求和消费者的新喜好,从而为企业带来宝贵的市场机遇。难就难在为企业找到一种方法,将对社会政治问题的认识系统地融入到企业的核心战略决策过程之中。企业绝不能仅仅把社会和政治因素看作是风险而将其局限于损害控制的范畴,应该把它们也视为机遇。
企业应该深入考察新出现的趋势,统一整个组织的响应步调,这样一来,随之采取的行动才能有条不紊,而非毫无章法。企业从来就不能无视社会或政治期望。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所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各种社会及政治力量更为复杂、变化速度更快,各领域内的活跃分子左右公众观点的能力也大大增强。尽管企业的社会契约发生了演变,但企业通常的反应却显得越来越迟钝。企业与社会之间始终存在着契约关系。契约的另一方不仅包括直接的利益相关方(如消费者、雇员、监管者和股东),还有越来越多的间接利益相关方。契约的一部分是正式的,通过法律和法规得以确立,如果违反显然将带来法律上的后果。还有一部分是半正式的:那就是利益相关方的隐性期望,如果忽视这种期望,可能会立即招致各方反应。即使法律上没有要求,人们还是大多数跨国公司在其球供应链上至少保持一定水平的劳动标准。
不履行这些半正式契约所带有的义务可能会严重损害企业的声誉,消费者对其产品的需求也会锐减。这种社会契约具有易变的本质。很多较终形成立法的问题较初只是对企业的半正式期望;同样,正式契约的某些方面也会“解除管制”。尽管在劳动力雇佣方面有了更大的灵活性,但人们仍然希望企业能继续保证其员工一定的工作稳定性。更麻烦的是尚未形成正式或半正式契约、但未来可能演变成社会期望的“前沿”问题,企业对这些问题可能根本还没有意识到。
企业的长期价值来源(例如品牌、人才和关系网络)正越来越多地受到利益相关方对于企业社会角色不断提高的期望所影响。两股力量正在发生碰撞:正在冲击人们的生活、社区以及社会的新兴的社会政治大趋势与更加强大、影响力更广泛的各利益相关方。力量的天平已经向有利于个人和侧重单一社会问题的小团体倾斜,企业逐渐掌握了可以通过互联网轻松部署的工具和策略。人们对非政府组织、公民团体和网上信息来源的信任度正在提高,与此同时,对企业的信心却在无情地下降。
大企业必须转变在这方面的思维方式。当企业遇到负面的新闻报道和利益相关方所施加的压力时,往往感到措手不及。毕竟,企业为社会作了很大贡献,如提供优质或廉价的产品,解决大量人员的就业。然而,不断增加的社会期望意味着企业必须努力预测和理解这些期望,并将它们融入到企业战略之中。企业往往陷于被动境地。虽然大多数高层管理者都具备专业技能和精深的知识,但是,处理社会政治问题需要的是政治才能,以及与利益相关方搞好关系,逐渐培养“名誉性”的企业资产。令许多管理者恼火的是,施压团体的指控往往证据不足。而且,如果要估算大多数的社会政治趋势对于企业价值的影响,需要管理者们作出一些假设并做敏感度的测试。

作者:解锐2152次浏览

作者:范文清3065次浏览

作者:匿名2377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