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多的公司或可不用创新,为用户提供移动的自诊或在线问诊服务

铝道网】大概在五年前,当媒体推出“80后创业者”这个概念的时候,公众着实兴奋了一阵子,当时互联网格局初定,马化腾们基本站稳。人们期望,在这个属于年轻人的领域,80后能冲击既有格局,和马化腾们一争高下。
但事实上,他们“辜负”了好事者的希望。几年之后,他们没能冲击互联网格局,四位80后,其中有两位,伴随着人们的争议,基本销声匿迹,而做的较好的李想,也只是凭借汽车之家占据了一席之地。
2011年,距离靠前拨互联网爆发大概十年后的今天,电商、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为他们带来了新的机会。
《创业邦》记者采访了近10位30岁以下的创业者。他们中间,做得较好的黄一孟,仅凭一款游戏收入就达到了2个多亿,月收入峰值达到了1.5亿。有一名做手机游戏的年轻创业者,其公司更是将在创业板上市。
出生于1983年的陈欧,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其创办的聚美优品,在化妆品电商领域被人们熟知;
出生于1985年的顾志诚,做的是酷盘,一种云端存储服务,用于文件管理和备份,如今已经有近千万用户;
出生于1982年的黄一孟,做Very
CD起家,2010年做心动游戏公司,成为2011年网络游戏的一匹黑马;
出生于1984年的徐乐,创办的矩阵游戏,2011年净利润1000多万,被投资人普遍看好。
2011年“30岁以下创业新贵”,大多集中在手机游戏、网页游戏、浏览器、云计算等新兴领域,占据传统互联网的巨头们,尚未完腾出手来在这个市场动脑筋。
在银泰中心地下一层的餐馆里,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正在跟一位剑桥大学毕业的创业者商谈,劝对方放弃英国的创业项目,加入他看好的一家“教育领域的QQ和facebook”公司任职。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有相当一部分投给了那些世界品牌大学毕业的海归,他们都曾是新东方的学生。很多人戏谑:现在徐老师给钱的,当年都给过徐老师钱。
“我觉得这一代人和我们那一代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更加接近商业的本质,他们赚钱的意识、生意意识、商业意识,非常强烈,并且引以为豪。”徐小平说,这一拨30岁以下的创业者,没有遭到2000年初的互联网泡沫破灭的痛苦,他们赶上的是互联网赚钱的时期,移动互联网正在全面取代传统互联网。
“现在这帮小孩,比我当年投的蔡文胜之类创业者,无论从教育水平、知识视野,还是对事物的观察,都要高得多。尽管也有挫折,但是我觉得他们要比以前成熟。我初见蔡文胜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IPO市场,李想也不知道融资是咋回事。现在这拨人,想的都是创业板,海外、海内结构,对钱的事情都挺清楚。”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曾经投资过李想,投资了很多30岁以下的创业者。
除了上述特点外,通过我们的采访,这一拨创业者还有如下特征:
他们大多从初中甚至小学就开始接触互联网,目前是互联网的主流用户。
周鸿祎说,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互联网的理解、了解更深刻。周鸿祎说,10年前,自己是互联网的主流用户,但是今天已经不是了,“他们更了解互联网的主流用户,所以应该跟用户走得更近,对市场应该更敏锐。”
二、他们大多“试过水”,玩过一把,对互联网用户心理有一定的把握,比如顾志诚,2000年的时候,今有15岁,拿国外开源代码做了当时比较知名的论坛“狗狗静电”。19岁的时候,利用一位外国开发者做的播放器,外挂解码包,做了暴风播放器,下载量过亿。Very
CD的黄一孟,20岁的时候用国外开源软件e Mule做Very
CD,有几亿用户,积累了很多数据分析和统计用户行为的经验,为他转型做游戏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铝道网】创业ID 创业者:张锐 创业时间:2011年 创业地点:北京
商业模式:建立疾病数据库,整合医生资源,为用户提供移动的自诊或在线问诊服务,未来用户可像在淘宝上购物一样得到医疗健康咨询服务。此外,融合LBS,让用户快速找到周边药店、医院等。
当身体出现小小不适时,或许你不用急着赶往医院,只要掏出手机就能根据症状自诊病情,甚至还能在线与知名医生互动。
去年,曾担任网易副总编辑的张锐离职创业,他把创业点选在了老大难问题———医疗服务,他希望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供医疗健康服务。创业伊始,他就获得了千万级别的风险投资。
网易高管创业有备而来
在创办春雨掌上医生之前,张锐较常被人提起的头衔是网易副总编辑。去年中,这位年近40岁的网易高管辞职创业,进军移动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可做的东西很多,我们使用的是排除法。”张锐说,社交产品是不做的,手机工具如滤镜等是不做的,游戏是不碰的,这些领域不仅竞争者多,而且出现了拔尖者。在调查和比较了众多细分领域后,他较后把视线锁定在了医疗健康上。他有自己的理由,医疗健康是刚性需求,大量的需求没有被满足,而在美国,移动健康领域已有zoc
doc、drchrono等成功案例。此外,“这是一门做好事的生意,做好事才能挣长钱。”
虽然确定了医疗健康作为创业方向,但是切入点在哪儿?用卡路里测算方式做减肥、私人健身管理、睡眠管理、心理咨询……一大堆细分切入点中,张锐和团队再一次面临选择。
这一次,他的看法仍是拿捏“大势”。
“诸如减肥、心理咨询等的APP的确非常受欢迎,不过商业延展性似乎不够,当用户使用了它们后,还衍生什么商业效用,恐怕很难。”在他看来,国内看病难情况一直严重,如果切入做用户到实地医院、药店的前一站,即求医问药的咨询,为他们提供就医前服务,无异于满足用户的起点式需求。当然,起点式服务也能为以后的衍生商业化做铺垫。去年底,春雨掌上医生上线。
移动式求医问药
春雨掌上医生的核心业务有两块:自诊和问诊。顾名思义,前者是用户在身体不适时,使用掌上医生客户端操作,比如点击模拟人体的不适部位,再点击症状,相关的病症名称、检查治疗方法等信息就会推送出来;后者则是当用户自诊仍不确定自身疾病时,可以通过手机终端向医生免费咨询获得帮助。
“春雨扮演的角色是平台,我们在上游聚集了自诊症状、病情等的数据库,也邀请了医学专家等专业人士在线答疑,下游黏合的是用户。”张锐说,在这其中,春雨要解决两个较关键的问题,一是数据库的建立,二是专家资源。
据他介绍,在疾病数据库上,春雨的数据来源主要有三种:从国内外购买数据库,并且不断补充来自海外权威的药典、医典的记录;采用互联网方式抓取一些疾病数据;自己聘请专家帮助编辑。
“这三种方式的构成比例大致是7:1:1,收录了七八千种疾病数据,应该是目前较的移动病情数据库。”他说。
在问诊上,春雨采用的是聘请专业医生与用户互动方式。

铝道网】各行各业都有其行之有年的行规,行规有时代表了产业内的经验累积与专业,但有时只代表了大家已经习惯的做事方法。行规有其方便之处,但同时有其僵化之弊。在日新月异的现今创新年代里,行规成为产业新的进入者需要挑战与突破的传统束缚。
既是行规,意味着已有一定的历史;既是行规,代表了产业内现有竞争者所习惯的做法。正因为如此,多数行规其实是对现在的市场领导者有利,而对新进入者较为不利,产业新进入者如果只是遵循现有的行规无法创新突破,将会陷入行规的束缚,而很难挑战现在的市场领导者。不论是当年胡雪岩成立胡庆余堂时的“真不二价”立业宗旨,或今日在线游戏的一部分免费商业模式,在当时都是突破行规的创新之举。当然,每一阶段的创新也都造就了新一代产业领导者的诞生。
什么样的公司需要创新?什么样的公司不需要创新?我个人以为,资源多的公司或可不用创新,因为只要资源多,是可以借重资源的优势,即便遵循现有的行规,仍可以资源的优势超越竞争对手。但如果是资源不足,甚至是刚成立的小公司,就不得不创新。因为资源不足,如果遵循现有的行规来与现在的市场领导者竞争,其实已经注定了自己失败的命运—创新或许有一线生机,不创新则胜负已分。
投影机产业原是一个众多日本品牌群聚的OA电子产业,市场规模虽不大,但行规不少。2003年,奥图码在亚洲成立分公司,希望在这个日本品牌群聚的市场上,能建立一个华人的专业领导品牌。一路走来,我们不断与日本品牌所习之有年的行规对抗,甚至突破。7年下来,奥图码已成为世界前两大投影机品牌之一,超越了无数的日本品牌,证明华人品牌可以超越日本品牌。
7年来我们一路由中国台湾到韩国、到东南亚,再到现在的中国内地市场,我们一路借由挑战日系品牌的行规而快速成长。以初期在中国台湾为例,成立之初,我们遭到了日系对手在通路上的打压与封锁,原先的日系领导品牌对中国台湾的通路商放话,凡是销售奥图码投影机的通路商,将无法继续销售其日系品牌投影机。在此封锁之下,我们在传统投影机的仪器通路上处处碰壁。但也因此封锁,逼得我们提前布局消费零售通路来求生存,再搭配创新的产品设计,我们得以快速转入零售消费市场的新蓝海,进而使奥图码成为中国台湾市场靠前投影机品牌。如果不是挑战原先投影机只是在OA仪器通路销售的行规,我们可能无法形成今日的规模来与日本品牌抗衡。近年来,我们更是领业界之先,推出口袋袖珍型投影机,将投影机缩小至手机般大小,可随身携带,希望突破投影机只能是办公室的仪器,让投影机也能成为大家所喜欢的随身电子商品。
另一个突破行规的经验来自于品牌公关活动,当时中国台湾所有的科技产品品牌皆通过公关公司代为操作品牌公关活动,而当时我们只是新成立的规模很小的公司,在寻找合适的公关公司进行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公关公司亦有其行之有年的行规。举例来说,没有任何一家公关公司愿意承诺记者会后的媒体曝光效果,也就是说,当公关公司承接品牌活动记者会时,不论日后媒体曝光效果为何,我们都必须支付同样的费用,我当时对此颇不能接受。进入科技行业多年,我们习惯了厂商必须为其产品和服务负责,为何公关公司不能为其公关效果负责?当然,我所得到的回答都是:“行规。”因为无法接受此行规,所以我们决定在中国台湾的奥图码公关品牌活动,由我们自己组建团队,自己执行。因为我们相信没有人比我们更在乎奥图码这个品牌,没有人比我们更在乎我们每一块钱的营销预算是否能够得到充分的利用,没有人比我们更在乎营销活动之后所带来的具体效果。在这样的理念与坚持之下,我们在创业初期就组建了专业的营销团队,负责奥图码所有的品牌推广活动,也很高兴我们在这样的专业坚持之下,奥图码在中国台湾成了较受媒体欢迎与曝光率较高的投影机品牌。
至于创新该以何种范畴作为把关的尺度,我有六字真言供大家参考,即“不犯法、不赔钱”。这看似没有尺度的尺度正代表了我们对创新的重视与鼓励,换言之,只要是“不犯法、不赔钱”的创新就应该被鼓励与评估,以激励团队能有更多的创新策略,来突破现有行规的限制,以挑战产业现有的领导者。同时,只要信守“不犯法、不赔钱”的尺度,就可以避免创新被无限上纲而耗费公司太多的资源,避免亏损。
在过去的时代,行规看似专业,甚至神圣不可侵犯;而在现在的数字时代,行规应该可以被适度挑战。挑战行规,突破创新,更是小企业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策略之一。下次遇到行规成为我们的成长阻碍时,记得向它说:“行规,借过。”同时,请创新就位!

作者:刘恒涛2509次浏览

作者:刘艳艳2906次浏览

作者:李明明2259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