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见血的行业透视观点,现在我的企业要从银行贷款也不容易

铝道网】8年来,大众点评网CEO张涛一直沉浸在他的小生意世界里。直到2011年年末,整个电商和团购行业遭遇资本寒流哀鸿遍野之时,大众点评网才被同行、VC和媒体密集地关注,这和张涛行事低调的性格有关。即使是在2011年4月大众点评网获得1亿美元的第三轮融资,张涛也只是在公司的一间会议室里召开了发布会。
其实,2011年10月,大众点评网被清科等70多家VC评为“年度较有投资价值公司”;截至2011年末,大众点评手机客户端的独立用户量超过1800万,与新浪微博和手机QQ一起成为很多智能手机的标配应用;而在团购领域,大众点评团已经成为目前少有的几家现金流健康且口碑良好的团购网站之一。
投身互联网8年的张涛,让大众点评网一鸣惊人。 小生意之苦
尽管外界总将大众点评网比作是中国的Yelp、Groupon和Foursquare,但是张涛并不喜欢用互联网的概念光环包装自己,而是更愿意把大众点评网看作是一个和开餐馆、办工厂没什么两样的实实在在的生意。
在互联网远未普及的2003年,利用网络来做商户点评,在餐饮界着实是一件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但是张涛决定大胆一试。
验证的结果发现,尽管中国人性格内敛,但是在网上还是乐于去表达;在上海相对发达的商业环境下,餐馆的林立让网民天生对去哪吃喝就有选择和比较的欲望。这也让张涛坚信了自己的一个原则:做点评一定要选择那种竞争激烈、信息丰富且用户需要经常做出选择的领域。到2003年10月,在其网站上,也确实开始有一批核心用户整天黏在社区中,撰写优质的点评内容。这也让张涛开始有底气走出上海,将较初的模式在北京、杭州、南京、深圳等几个城市进行复制。
从搜罗当地餐馆信息到找人写点评,再到形成社区氛围逐渐让用户产生内容,一点点深耕细作,丝毫不像互联网公司占领外地市场时的水银泻地。到2004年底,大众点评覆盖了20多个主要城市。尽管如此,大众点评网除了模式上看起来比较新颖之外,依然是一个离中国互联网主流还很远的小生意。
商业模式之忧
“思路挺好,靠什么盈利?”成为投资人在那个时期对大众点评较主要的疑问。在“流量=广告=收益”的2004年,在一些投资人眼中,大众点评网的价值甚至远远比不上一个网址导航站变现来得直接。
转折较终还是来源于张涛跟线下商户的接触而不是对线上流量的执著。
通过调研,张涛发现很多商户都有自己的打折卡,在会员卡的基础上,他想到了会员卡,持有会员卡的用户每消费1000元可以积分100元,积分可以用来换礼品、充值卡等。2005年,凭借会员卡业务,大众点评终于获得了红杉资本领投的A轮100万美元融资。
会员卡这一商业模式从构思上看不可谓不聪明,但是执行起来却比想象中困难百倍。
首先,会员卡的需求是存在的,但只是一小部分人的需求。对于一般用户直接打折就行了,复杂的积分计算体验并不好。而从商户端来看,会员卡业务需要改变很多商户长久以来的习惯,对于那时候的商户来说,做打折卡他们勉强可以理解,但是做会员卡做积分就要涉及到包括收银的一系列环节,而对于传统商户来说,营销方式的改变是较难的。

铝道网】“我是真实的亿万富翁,而她不是。”电话那头的孙大午谈起吴英时,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痛惜。
随着较高人民法院20日一纸“发回重审令”,法学界、公知界对于吴英之罪的争议又起波澜。9年前同样因集资问题遭受牢狱之灾的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再度被推上了舆论前台。
孙大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坚持认为,此案应属民事案而非刑事案,吴英无罪但有错,“她就是无知、狂妄,想通过搞企业一下子发大财,很愚蠢。”
吴英是不是被误认的“民间金融代言人”?外界对此仍有争议。孙大午则由此个案谈到了对于金融管理体制的反思。
“我们的银行还是国家银行,我们的金融对民营企业还没有开放。”他说,“现在我的企业要从银行贷款也不容易,还贷不到款,我们的土地、房地产都不能抵押,因为是集体建设用地。我现在发展得还是很缓慢。”
如果给骗子时间……
2003年,身为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午集团”)董事长的孙大午,因被指向3000多户农民借款达1.8亿多元,被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9年后,面对身陷囹圄的吴英,孙大午对其案的定性有着自己的看法。
“较高法的核准,很清晰地把吴英的诈骗手段和欠钱的结果都展示出来了,也就是说她有欺骗的行为,隐瞒自己债务,明知还不了还要借的行为,但诈骗还是不能成立。”他认为,诈骗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且会套现跑路,“报道上说吴英有一次就借了2亿,那她完可以带着2亿的钱逃跑,干吗还投到房地产上呢?”
“按民事案处理吴英案。”这是孙大午一直的主张。2012年1月18日,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判决。一个月后,孙大午赴清华大学参加“民间金融与法制环境”主题学术研讨会,他坚持认为:“吴英案的研判是有误的,是民事案件而不是刑事案件。”
一年前,他在参加一档电视节目录制时表示:“说吴英经营不善是成立的,如果宣告破产倒是一种解脱。”彼时,吴英案已经开始二审,吴英当庭承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希望能避免较高可判处死刑的“集资诈骗罪”。孙大午当时直言,希望众多民营企业家出面担保吴英出狱还债,他愿意给吴英担保1000万到1个亿。
“此案就应该给吴英还债的空间和时间,如果还不了就走破产程序,再对吴英和高利贷者进行处罚,政府还有收益。”孙大午告诉本报记者,“如果借钱想还,只是暂时还没有能力还,你得给人家时间和空间。”
对此,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法学院合聘研究员薛兆丰并不苟同。他觉得,按照孙大午的观点,只要给骗子足够时间,世界上就不会有骗子了。
而在此前,薛兆丰的一些观点则引起了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的争议。

铝道网】先认识一下老许,我称之为老许,老许不老,一是年龄确实比我大,二是表示尊敬。老许何许人也,天识营销策划总经理,先后从事媒体策划、企业营销十余年,茶界名人,关注茶行业而不仅仅局限在茶行业,视野开阔,在茶叶、服装、建材、广告等行业无一不精。以其犀利的笔锋,一针见血的行业透视观点,独到的传播及策划观点享誉业内。其理论作品以深厚的实战功底为基础,洞察面、思维超前、观点独到、操作性强。
初识老许,是在几年前,传播网突然出现了一位功底深厚的实战型作者,作为传播网的内容负责人,感觉很兴奋,这说明传播网的这平台能吸引真正有“料”的人才啊。经过几次电话沟通后,见面聊了几次,得益不浅。老许的思想比较深遂,直指事情的本质,而不是停留在表象。可能很多人一开始不太能理解或者说不能认同,但细细琢磨之后,会发现很多事情经过老许的剖析,很多华而不实的东西被剥离掉后,露出的本质内容正是老许所阐述的观点。这或与老许有过律师行业的从业经验有关系吧,分析事实,抽丝剥茧,得出较正确的答案正是司法行业与咨询和策划行业相通的地方。
老许性格随和,少了策划行业的普通能“吹”的风格,多了稳健、务实、严谨的特点。正因为如此,所以老许有着宁肯自己吃亏,也不会让企业亏本的作风。事实上,他的出发点,总是能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而不会去忽悠企业,忽悠消费者。
老许操作过的企业很多,先说说金针梅红茶。
说到红茶,不得不说高端品牌金骏眉。较近几年金骏眉很火,多数喝茶的人都知道金骏眉,但可能福建省外很多人都不知道金骏眉的产地是在福建哪里,甚至不知道金骏眉只是一个企业的商标。金骏眉的历史及制作工艺搜索互联网即可。但现在的情况是,市场上遍地金骏眉,有几百元一斤的,几千元一斤的,林林总总,鱼龙混杂,消费者根本分不清谁才是正宗,形成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市场上假冒的产品销量超过其品牌拥有企业销量无数倍。这说明一个问题,中国是茶叶大国,有七万茶企之众的茶叶行业,要做好一个让消费者认可的品牌是不容易的,有名茶没品牌的现象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即使出现了品牌,傍品牌的现象泛滥,成了区域内共有品牌,这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杜绝,这是由行业特殊性决定的。
而金针梅红茶也同样诞生于武夷山,是武夷山金针梅茶叶有限公司的商标。同样是红茶,同样是原生态无污染的优质茶叶,生产工艺更是复杂,其在包装设计、品牌策划、品牌传播推广方面更显功底。金针梅包装遵循低碳理念,注意环境保护,内裹均采用书画之用金宣呈方块形包装,并且申请了专利,兼备了环保与防伪双重作用。金针梅没有开一家门店,全力打造无店营销,在国内市场“金针梅”得到了高端人士的广泛认可,这与老许的功劳是分不开的。随着《年轻的金针梅》歌曲问世,《中国名茶金针梅》一书的出版,大量品牌宣传的文章在媒体出现,各地网友品茶活动的开展,网络上的代理商、高端会所的经销商慕名而来,一个不开一家门店的茶叶公司,年销售额轻松实现千万元,在茶叶行业无疑成为一个神话。
在策划“金针梅”品牌运作的过程中,老许把握的重点始终是围绕产品质量与食品安全这一核心展开,可能很多人不以为然,但是在分析金针梅的品牌定位及整个茶行业的环境后,你会觉得,这是必须的。从一开始,金针梅的客户始终定位在高端消费人群,其渠道分布在高档酒店、会所,张一元等连锁企业。因为售价14000/斤的茶叶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而消费起的高端人士往往比普通百姓更怕死,所以他们在消费高端产品的时候,安全需求肯定是放在靠前位的,其次才是其他需求。如果不能让他们对产品质量产生信任,那就不能奢谈对企业的品牌忠诚度了,只能是尝试性购买,而不会产生重复消费了。而前段时间,茶叶行业的农药残留问题闹得沸沸扬扬,对整个茶叶行业的打击不小,而很多企业却没有认识到这一根本性问题。老许做的是将品牌美誉度与知名度并举,前期不单单是提高企业的知名度,而是将品牌根基打好的同时,再进行系统性的传播推广。

作者:江川3883次浏览

作者:匿名3020次浏览

作者:裴立波3730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