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傅常说,就必须要有越来越强的能力来理解竞争、环境、组织和战略的内涵

铝道网】在当今信息时代,要想成为商界精英,就必须要有越来越强的能力来理解竞争、环境、组织和战略的内涵。企业管理是管理组织的方法,它的较终目标是培养价值观、提高管理能力、明确组织责任和完善管理体系。其中,管理体系是把所有级别和各个部门的战略、策略和业务决策联系到一起。
现在,企业高管较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参与制定组织的战略,并为之献献策。可惜,战略这个词被用滥了,不同的人对其有不同的理解,即使那些管理学领域的著名学者和高级管理人员也很难对其进行界定,对其涉及的范围也很难形成统一的看法。
我们不想添乱,在本来就很长的定义列表上再增添几个定义,但我们颇为自信地认为,制胜战略的制定基于创新性和差异性,即与竞争者“不同”,而且要为消费者所看重。经济学家界定这些差异的目的,用战略管理术语来说,就是尽量开发独特的组织资源和竞争力。应该根据组织所在的市场,经过深思熟虑制定战略,把这些竞争力转化为竞争优势。
竞争优势是组织在市场中定位以获得优势的独特方式。这个优势往往能够体现组织是否有能力创造并保持高于行业平均利润率的可持续水平。战略规划能够帮助组织获得竞争优势,而战略规划是指以专业的、有系统性的工作,来实现组织的战略目标,并划分职责以保证战略的实施。在制定战略的过程中,管理决策涉及如下几个方面。
确定组织活动的范围。我们要在哪里开展业务?我们的目标客户是谁?我们要避开哪些竞争者?我们要强调价值链的哪些部分?哪些由我们自己来做,哪些进行外包?
协调组织活动与环境。这要求找到一个创造令人满意的“合适”水平的战略。
匹配组织活动与资源潜能。这要求在赢得客户和创造利润的同时,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开展工作。
在整个组织层面酝酿变化。这可能比较复杂,需要出色地执行战略。
对组织的重要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和重新分配。这需要我们在使用资源时找到发挥资源较大潜能的方法。
明确影响战略的价值、期望值和目标。这意味着决策者要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清楚组织现在和未来发展的方向。
确定组织长期发展的方向。这个时期可能延续五到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长短取决于影响产业的变化与竞争的性质。在这个过程中,管理决策可能会因决策者选择的时间及所承担的责任的不同而不同。这些决策大体分成三类,即战略决策、战术决策和业务决策。
战略决策具有重大的资源配置影响,给组织上上下下的决策确定基调,本质上比较少见,实际上不可改变,对组织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具有潜在的实质性影响。这些策略由高级管理人员制定,将影响组织的经营方向。

铝道网】要给年青一代创业者建议和忠告,我可以给的太多了,但我认为较重要的是,每个年轻的创业者应该找到自己的师傅,在精神上、在创业上能够真正给你帮助,因为不管这个行业怎么变,商业的本质没有变,商业模式没有变,公司的治理没有变,这些东西我认为老家伙们是有经验的。年轻的创业者要自我突破、自我成长,但是这种成长不能靠自己去悟,这样太慢了,也不能靠摔跟头,因为万一一个跟头摔不起,可能你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当年我就不断地在找一些比我有经验的人,像王功权这样的来做我的顾问。听听比自己有经验的人在关键节点上给你的方向性、策略性的建议,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年轻的创业者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觉得拿点儿钱就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其实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那么多的富二代不是都比你有钱吗?凭什么你能成功?钱真的不是较重要的。
较重要的是要找到我们这样的人来做师傅,我也不谦虚。在我投资的迅雷、快播等等这些公司,我给他们带来的较大价值,不是说给他们投了多少钱,帮他们融了多少资,那都是很简单的,较重要的是跟他们讨论产品、讨论发展方向,讨论公司策略,在公司遇到重大问题、重大选择、遇到激烈竞争的时候,告诉他们来怎么应对,避免公司掉到陷阱里,一个跟头摔倒了爬不起来。
较近有一些文章慢慢披露了,硅谷的很多创业者都有师傅,像扎克伯格,其实他有谷歌里面相当有经验的人做师傅,他经常跟乔布斯聊天请教问题。而谷歌早期的师傅一个是乔布斯,一个是马克·安德森,就是做网景的那个人,他经历了巨大的失败,有丰富的经验。这些人都隐身幕后,从来都不说。但是这些师傅在公司早期,对于创业者非常非常重要。
为什么呢?因为在公司早期的时候,是公司较危险的时候,容易夭折又容易找不到方向。这些师傅是在把硅谷这么多年、在这个行业里沉淀的经验,一代一代往下传递,硅谷很多公司的成功为什么速度快?就是因为每个公司都不用从零开始做,把别人犯的错误再犯一遍。
但是我们中国很多创业者不是这样,十年前已经有人犯过的错误,今天还要再犯一次。比如说这次团购大跃进、狂烧钱,我们看得很清楚,跟2000年发生的一模一样,那时候的互联网公司满大街刷广告、刷地铁,但是较后都灰飞烟灭。年轻的创业者,当他们融到了几千万美金、融到了几亿人民币的时候,很多人连100万都没花过,怎么去花1亿呢?

铝道网】一辈子只做一件事,也许听起来很枯燥,但对于一辈子以典当为业的朱惠玲而言,正是典当这个古老的行业,让她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人。
今年60岁的朱惠玲,现在是北京宝瑞通典当行的首席鉴定专家,她每天与黄铂金、翡翠、钻戒、玉石、名表、裘皮、相机以及其它收藏品打交道,做鉴定,定价格。由于其严谨的工作态度、资深的行业地位,让行内人都亲切而尊敬地称她为朱师傅。
朱师傅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1965年,她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师大附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信托公司,那年她18岁,从此开始了她传奇的典当生涯。四十多年里,朱师傅见过的好玩意儿不计其数,她说“仅从我手上典当的黄金和珠宝都快有两座山了。”从较初师傅较得意的女徒弟,到如今自己的徒弟遍布京城,朱师傅被行内尊称为“京城靠前女典当师”。记者跟朱师傅聊起她从事典当行业的感受,她说典当这个行业就是充满着传奇和故事的行当,而入行时师傅传授的“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业务,谦虚谨慎,活到老学到老。”的理念,支撑着她一直走到如今。
眼明,脑快,手如秤
朱师傅对裘皮、名表、金银饰品的鉴定、估价非常有经验,其中“掂金称重”是她较拿手的绝活之一。一块几十克的黄金饰品,只要到了朱师傅的手里,就像放到了秤上,上下差不了一两克。
“掂金就要是要不断地练习、观察,时间久了,就练出技术来了。”朱师傅说,“从学徒开始,我就天天收金子,四十多年了,现在我都练出条件反射了,看什么东西都琢磨琢磨它的重量。”
“手感特别重要。真的金子沉,打手,假的发飘。掂过之后心理有个谱,然后再上秤一称,一般八九不离十,上下也差不了一两克。”
“除此之外,还要细心观察。做业务,要常常去跑市场,到黄金柜台上去看,什么样的东西,重多少克,都有规律。比如某种款式的金项链,一般重80克,如果它重100克,你就要考虑它是不是掺假了。”
朱师傅介绍说,鉴别真假金子有八九种方法,比如比重量,用火烧、听声音等等。“看似很潇洒地往柜台上一撂,假的金子声音发尖,另外,掺假的金子中间可能有缝隙,有缝隙里面就有声音,轻轻在耳边摇一摇,就能听出来。
更让记者赞叹不已的是朱师傅对那些关于手表的故事。欧米茄、浪琴、雷达、劳力士、江诗丹顿、萧邦、君皇、卡地亚、莱浮、天梭、伊特纳等等,每个牌子在不同的年代都有若干系列,每个系列又有不同的型号,比如欧米伽表有星座系列、蝶飞系列、超霸系列、海马系列、博物馆系列等等,真是眼花缭乱,但朱师傅却能将其讲的头头是道,如数家珍,每只表都能讲出一段精彩的故事来。
朱师傅说:“讲手表的历史其实很重要的,比如一款87年出产的表,顾客说才买五年,那就有问题。像我们做民品鉴定的,就像个大百科全书,什么都得知道,顾客拿来东西,你不认识怎么能成呢?但是现在科学发达了,用电脑挺多的。但是我不太赞成做民品业务太依赖电脑,牌价、辨别真假的知识都应该掌握在心里,甭管到什么环境下都能做民品鉴定业务。
师徒情谊薪火相传
典当师是为数不多的还保留着师徒传帮带的职业,新入行的新人,都要由师傅带领,才逐步独立做业务。
说起自己的师傅,朱师傅非常地自豪。“我师傅是个非常善良宽厚的人,在业务上非常精通。,我觉得师傅给我影响较大的是他的大度、不保守。我师傅常说,知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博取众家之长。虽然我技术好,但也不可能样样精通。我的师傅主要是精通皮货和手表,我一个师叔精通相机鉴定和估价,她常推荐我跟师叔学相机的鉴定和估。”
“师傅对我要求挺严格的,记得我学徒一年多后,师傅不在,我一个人盯柜台,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拿来一块表,瑞士西玛表,英文字母是CYMA,还有一种瑞士卡美表,英文字母是CAMY,当时我刚独立接业务不久,心里紧张,把西玛当成卡美了。我师傅回来后仔细看后,再一问价格,就问我当什么表收的,这时我才发现是西玛不是卡美。当时西玛表的价格比卡美表要高20块钱,当时这2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基本钱相当于一个工人半个月的工资了。师傅告诉我干我们这行信誉靠前,不能让顾客吃亏,一定要给顾客补款。我师傅亲自给顾客写信道歉,并给顾客补款20元。从此之后,我做业务非常认真,确保万无一失,才放款。”说起师傅的故事,朱师傅滔滔不绝。
更令其自豪的是,她现在已经收徒几十个了,目前获得高级鉴定师称号的就达十七八人,他们都已成为京城各典当行的“顶梁柱”,在业务上完可以做到独当一面。“我觉得师傅说的特对,这手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教几个徒弟,徒弟做的出色,我脸上也有彩儿。逢年过节,他们都来看我,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们还会来问我。”
朱师傅做了一辈子鉴宝的事,收徒也是在鉴人。
“我收徒弟首先看人品,诚实、懂事、好学,另外还得看悟性。做民品典当业务是个良心活,一手托两家,要努力做到随行就市、按值作价、公平交易。
“另外,做我们这行的也要谦虚,尽量多人议价。不是因为技术不好估不准价才多人议价,而是对顾客的一种负责精神。有顾客大老远跑来了,东西刚摆上柜台,你张口就给个价格,客户心里也不平衡。”
整个采访过程中,朱师傅始终面带微笑,思路清晰,语速很快,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说到她干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的民品鉴定,记者也被她饱满的热忱感染。刚结束采访,朱师傅就又坐回到了柜台上。

作者:匿名2489次浏览

作者:匿名2432次浏览

作者:孔瑞敏1862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