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用美国比中国国际地位高大威猛来解释,越来的越多的本土品牌企图高端化

铝道网】我们不明白华为为何被怀疑:华为市场遍布全球,产品远销五大洲,但是在美国等市场频频受阻?为何被美国与军事、政治挂钩呢?我们可以毫无意义的用政治来解释,但是使华为又失去了一次真正的进步机会。
我们很不明白,IBM、西门子、GE等全球布局,为何没有被怀疑、被阻碍、被调查呢?我们可以用美国比中国国际地位高大威猛来解释,但是忽略了比中国弱小的爱立信为何畅通全球呢,更忽略了现有全球化的公司与国家国际地位的因果关系。
其实这不是华为一家的问题,而是中国全球进程中公司的群体问题,他们只是实现了业务球化,还不是一家真正的全球化公司。甚至可以讲,华为们的管理体系无法让华为们在全球“赢得尊严”。
台湾的曾仕强们发明了“中国式管理”,更是令中国企业饮鸩止渴。
“正如“华景咨询在创业阶段所确立的职业宣言中所说: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誓词”和“与王者为伴的华景咨询LOGO-huoking”的真实含义,令我鼓起勇气即兴写下这段文字”。
“小微公司靠机会;中型公司靠产品;大型公司靠什么?”这个问题是我5年来苦思冥想的问题。
我对大型公司的深入接触分为两个时间段:2001年以前,在国家骨干集团担任企业管理相关工作,负责与全球前100位的公司做企业重组;2006年以后,为全球化进程中的骨干企业做“战略变革”领域的咨询项目。
2002-2006年期间,为创业和高增长公司作咨询项目经理,并期间也下水三年担任过一家公司的总裁等,曾经5年时间把两家销售额不足3亿元的小微公司推动成为中国细分行业的领军企业,也把3家3-5亿元的小微公司推动成为几十亿元的中型公司。如今他们也变大了,也面临着全新的苦恼。
如今中国领袖企业的核心问题,比如央企、华为、联想、海尔、富士康、平安集团、招商银行、美的等,目标是从千亿到万亿公司。作为长期跟踪研究的华景咨询,发现当下领袖公司们面临着同样的“无奈”。这与美国上世纪70-80年代,全球IT、日本和德国公司80-90年代,面临的问题一样。
1、兴奋剂模式:“知道什么是不对的,但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不能靠机会驱动了,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机会,带给公司的利润,还不如内部运营成本呢,更抵不住后期环境调整的代价。比如前几年,包括海尔在内的产业领袖进入房地产和金融领域,整个10年的地产“机会之窗”,与专业地产公司相比,交学费花了5年,调整优化花费5年,等到搞明白了,也就是财务部门会记帐、人力资源部知道找啥人的时候,国家地产调控了。带给公司的损失不说,光浪费的时间成本,简直让人后怕。包括TCL国际化败北、联想并购IBMPC业务的世纪实验。
不能靠产品驱动了,随着公司财力增加和技术实力的增加,公司内部投资很多研究开发团队,“产品货架”“汗牛充栋”,但是市场上能卖得响还是那些产品,财务报表上有利润的还是那些基础产品,而新开发产品成为“现金流、利润池、人才库”的“陷阱”。

铝道网】昆明信息港派出记者,对“昆明十大杰出创业女性”获奖者进行系列采访报道,与网友们分享她们的创业故事。
有句话说:“死心眼的女人较可怕”。而当“死心眼”的詹亚平爱上了创业,一切就变得微妙起来。
现任的昆明天天洗涤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南宏丰元茶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詹亚平,二十多年前,她还当过下岗工人。因为丈夫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开个洗涤公司吧”,她就认准了这个目标,为之奋斗至今。
她曾经跑遍昆明的大街小巷逐家逐户推销洗涤业务,试图开创一个云南之前从未有过的行业;曾经亲眼看着新盖起的厂房化为废墟,不得不咬紧牙关重头来过;创业路上,多少怀疑和压力源源不尽地涌来,都没有压垮这个纤瘦的女子。她的“死心眼”——恒心和毅力造就了今天的事业。
坐在宁静的茶室里,詹亚平向记者说起那些有过沧桑、有过磨砺、有过数不尽得失的创业故事。而一切,还是从她的“死心眼”开始……
靠前次的决心 一个弱女子要为云南开创“洗涤行业”
1985年,詹亚平从广州外贸大学毕业,分配到省外贸公司工作,主管服装进出口。工作的便利条件,让身为女性的她走到了时尚的前沿。她把那时的生活形容为“如鱼得水”:“这份工作随时都在与时尚和美接触,碰上开展览会,就穿上自己设计的旗袍,旗袍上的水墨请人用笔画上的,在整个展览会上做一道美丽的风景”。但她爱上并嫁了一个在香港的云南人,不得不离开这份喜爱的工作,“按当时的政策做进出口工作,有海外关系是不方便的,工作和家庭只能选其一”。
1988年,为了家庭,她哭着退职离开外贸公司,成了一名“下岗工人”。之后的5年间她卖过办公室用品,经销过美容设备,还培训过美容师。
直到1993年,那天,她和先生在昆明海鲜街吃饭,一眼看去,整条街上都在晾晒餐厅的桌布,先生说:“开个洗涤公司吧”。一句随口说出的话,她当了真,一台烫平机、三台洗衣机、一台脱水机、十几个平方的车间,詹亚平就这样成立了“昆明天天洗涤公司”。开业之初,公司基本没有什么生意,当时,整个市场没有洗涤的概念,为打开市场,她每天只睡四小时,早上8点和员工一起到宾馆、酒店顾客送货;下午骑着自行车到处洽谈业务;晚上,在洗衣房向请来的师傅学习洗涤技术。
“我要求自己每天下午跑一条街,见到餐厅、招待所、酒店就进去,宣传专业洗衣厂洗涤的便利,并提出了许多优惠条件,可是人家都说自己有洗衣房而不响应,有的还会说:为什么要给你们洗,我们自己洗不要钱……”
市场的不认可,观念的不认同是创业之初的詹亚平面临的较大问题。朋友知道后,都说她傻,做什么不好,偏要去做这没有前途的洗涤业,但她就是那样一个认准了目标就不回头的“死心眼”,她咬牙顶着各种压力和议论,和员工一起扛过了那段较艰苦的日子。
再一次的决心 在无水无电的厂房里她要干一番事业
詹亚平坚持以诚待顾客,抱着“宁可苦自己,也不能亏顾客”的信念,一点点的感动了顾客,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了解、接受洗涤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尝试到“专业洗涤公司”提供的便利。艰难的付出和不懈的努力终于得到市场的认可,越来越多的顾客找上门来与公司洽谈业务,“天天洗涤”一天天壮大起来.
2009年2月,为响应昆明市政府号召,创建环保企业,詹亚平决定将原来设于设于梁家河及马街的中央洗衣工厂迁至昆明安宁市。她耗费血本在安宁开建占地5000平米的新厂房,并划引进全球较先进的洗涤设备——高效节能全自动隧道式洗衣龙。
有了新厂房、新设备,詹亚平决心在这片新天地里大干一番。但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设好的新工厂因当地不能正常提供水、电、蒸汽导致生产无法运作,这对于一个洗衣工厂来说等同于“灭顶之灾”。

铝道网家电品牌的转型当口
目前,中国家电市场的规模平稳增长,高性能、高能效、大容量的家电产品比重不断上升。越来的越多的本土品牌企图高端化,并在高端市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尤其是在新技术应用、产品设计和材料工艺改进方面
水平提升明显。从消费结构的变化中可以看出,家电产品的市场竞争正逐步向高端区域集中。
但这种企图,一方面遭遇供应链成本不断上升的压力,一方面困扰来自于国际品牌的下行压力。
在这一点上,与中国的汽车业的现状何其相似乃尔!
与此同时,还有一种机会也摆在我们的面前,即有些外资品牌不断式微也是一个重要的特征。“五六十年代,美国、欧洲的品牌强势,八九十年代,日本的家电企业崛起,到了2000年以后,韩国的品牌又逐渐确立了地位。较近十年间,中国的家电企业又迅速发展。像伊莱克斯、飞利浦、惠而浦这些‘老奶奶品牌’,都处在不断没落的过程中。”而此时,正是中国家电品牌崛起之时。
家电品牌正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
一方面‘老奶奶品牌’渐入困境,一方面新进品牌不断偿试高端化,从产品时代到品牌时代,中国家电企业只有及时更新技术,并在新技术新介质变化到来之前,与时俱进才能永保青春。
中国家电的市场营销是较为发达的市场,其充分竞争与低端化程度可与保健品有得一拼。在我们经历过“价格战”,“概念炒作”,“微利”,“同质化”之后;也经历过各类创新:包装、渠道、技术、管理、服务、传播各个层面的创新,但几乎还是在产品层面上打圈子,并没有真正进入到品牌竞争的时代,甚到有位家电老总表示:我们永远是产品为王。
有了这种观念的企业老总,可以想像我们的家电企业离品牌价值竞争层面还有多远。
不同的行业,竞争手段的体现有所不同,方面也有所侧重,并不能一概而论。如银行业的服务水平较高,产品经营与品牌经营明显滞后;汽车业与家电业相类似,产品经营至上,竞争手段始终处在产业低端难以自拔。这一点,与中国汽车业处在转型升级的当口一样,家电业品牌也处在一个急需转型升级的重要时刻。
现在的中国市场,低端产品的饥饿时代己经过去,温暖时代己经开始。
虽然,近年来,国内家电品牌在认知度、美誉度上都有了相当程度的提升。但总体来说,品牌低端化格局并没有改变。
中国经过近20多年的“销售主义”思想控制,品牌空心化表显的越来越明显,品牌己沦陷为単的一种产品知名度,没有差异化的忠诚度,没有个性化的内涵,没有品类指向,品牌区格不明显,几乎没有品牌购买的推动力。
转型就是要跃上一个新台阶,“洋品牌”的优势是强大的技术,资金,品牌,管理。现在,本土家电品牌的技术己趋同步,我们的资金己趋雄厚,缺的就是强势品牌的打造和有效的市场管理。

作者:佟景国5723次浏览

作者:李红鸾3413次浏览

作者:郑新安3580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