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中国企业的生存和发财模式主要有两种,企业如果不解决中层管理人员的能力问题

铝道网】在上证指数跌破2132点之际,越来越多的企业陷入了异乎寻常的困境中。
2010年9-10月间,浙江一些地区,特别是温州等爆发了企业倒闭潮,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从那以后,宏观调控开始调整,先是去年10月的“适度适时预调微调”;12月份调整为“经济增长存下行压力重心转向稳增长”;再到今年5月份“将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到7月31日再次强调“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可谓越来越积极。其中,5月份温州金融改革方案还被批准。那么,浙江地区的企业生存状态是否得到改善呢?
情况仍不容乐观,上周笔者到浙江两地做了小小的调研,观察到一些企业遇到了新困难。某在杭州的加工企业,属于一个正红火的产业,800多工人,一年的销售收入23个亿,利润仅2000万元,利润率不足1%,人均创造利润仅2万多元。这个企业的政策环境是属于好的,有两位重要领导人曾到该企业视察过,一般的苛捐杂税还不敢向他们征收。
这就是做实业的一面镜子:好产业、行业龙头、基本算较好的政策环境,也仅仅不足1%的利润。那些过剩产业、缺乏同业竞争力、更容易被乱摊派的企业,其生存之难可想而知。
当前企业面临的困难与2008年相比有着根本不同。2008年很多企业的停产倒闭是因为资金流匮乏的“休克”,并不缺利润率、订单和市场,这些“休克鱼”得到信贷活水就能活过来。现在根本问题是做实业赚不到钱,借的钱越多,企业运营效率越快,规模做的越大,亏的越多!
更严重的问题是,由于做实业不赚钱,这两年来,很多企业家看着房地产和矿产暴利,纷纷投资房地产和矿产,以赚钱弥补实业。某宁波企业在西部矿业100多倍市盈率的时候,买入大量股票,现在损失惨重;不少企业投资房地产,特别是商业地产,结果现在地产萧条,特别是商业地产严重过剩,出现了不少的烂尾楼,资金链岌岌可危,更加危险。
较新出现的问题是,由于不少企业家对2008年四万亿救市的神效念念不忘,又想通过股市和期货赚快钱救实业,他们绝大多数又不会做空,只会做多买股票,买商品期货多单和囤物资。结果,每次有政策利好,就想抄底,结果每每被股市、期货套住,不得不亏损割肉。囤积的原料因价格大跌,不得不在低位补仓,结果被套的更多更深。比如从今年3月初至今,铝和镍已经下跌了21.4%;19.8%。
简言之,中国企业普遍“缺乏宏观战略把握力”的弊端暴露无遗,过去中国企业的生存和发财模式主要有两种:1是靠苦干和实干,靠低工资低成本,干别人不愿干的苦活赚辛苦钱,这养成了中国企业家普遍的“只知埋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的痼疾;2是靠政府资源倾斜,通过权钱交易,廉价获得土地和矿产,然后高价贩卖乃至上市,剥夺社会公众财富,这养成了不少企业家习惯于大吃大喝,送礼一掷千金,出入风月场所,和官员称兄道弟,对宏观战略智慧相当轻蔑和吝啬的弊端。
而今这两种模式都已经进入了“死胡同”。即依赖苦干生存和依赖政府发财的模式都已经走到尽头。
前者因为同质化的充分竞争、中国制造成本(人民币升值、土地、劳动、政府税费等等)不断攀升、踏错宏观周期损失严重、外需萎缩内需低迷等等因素,利率越来越菲薄,乃至今天出现相当多全行业亏损的窘境。
后者因为楼市调控,房产成交低迷,工业属性的矿产价格不断降低,企业利润锐减,乃至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政府由于土地财政锐减,为了公务员发工资,官员为维持既有的高消费,势必挤压让利空间,官员间的利益争夺和相互监督更激烈,权钱交易的风险更高。靠政府配置资源赚钱的道路也日益逼仄。
在传统的两种主要盈利模式衰退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如何生存和发展呢?如果仅仅从企业自己能做的角度而言,有两个突围方向。

铝道网】2010年,我们听到了从中国南方城市深圳传来的一些非常令人不安的消息:台资企业富士康—球较大的手机生产商之一—出现了多起员工自杀事件。事件发生后,有很多媒体分析、探讨或者试图解释造成这些恶劣事件的原因,其中包括工作时间过长、员工背井离乡、工作节奏快以及按期完成任务的超大压力。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也成为媒体热议的对象,而他本人也不断强调正在积极改善员工的工作环境。富士康所做的努力包括聘请100名心理辅导师、在厂区和宿舍区安装安全网络、大幅提高工人工资,甚至在一些工段上增加到相当于之前两倍的工资。但在我看来,这些做法和干预并不能根除引发这些自杀事件的“病因”,只能减轻或者缓解“症状”。
当然,富士康并不是全球企业中一家出现这种悲剧的企业。然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在有着如此高压工作环境的公司里,出现如此高的自杀人数,富士康的确让世人震惊。我们不禁反思,如果这些员工的主管能够像关心生产一样关心员工的心理健康,那么,这样的悲剧能够避免多少?在帮助缓解整个工作环境的各种压力方面,团队的主管人员是否受过良好的培训?我想,真正的问题是:目前中国公司的主管或者团队负责人被迫将精力集中于生产、产品,而非员工的需求。企业高层从外界接收到来自客户的压力时,将这种压力不断传递到下层,然而,当这种压力传递到一线工作人员那里时,便无处可去了。
以我这些年在华工作经验来看,在很多中国企业,一线主管和中层管理人员普遍较为年轻,往往缺乏管理经验。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未有过在管理方面可供学习的榜样,甚至也没有接受过关于如何管理他人的培训和指导。很多情况下,他们是因为自己扎实的技术能力而被提拔为负责人。当遇到似乎是与人有关的问题时,他们的靠前反应是将问题向“用滥的”人力资源部门报告。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得关心员工,而是他们并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这一现象绝不仅仅出现在富士康公司。事实上,在中国,每一家拥有庞大销售团队或者生产大军的快速成长的公司都面临着中层管理人员能力不足的问题。企业如果不解决中层管理人员的能力问题,恐怕类似富士康公司的惨剧就会不断涌现。
当然,我们无法让这一问题在转瞬之间就烟消云散。中国经济正在以世界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方式快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在专业领域表现优异的年轻人被委以重任进入管理岗位,而在其他国家,这些管理岗位往往由比之年长10岁左右的人担任。我认为,解决这一困境的办法是:让这些年轻的管理者和中层管理人员做好管理技巧和能力的全方位准备。
以下,是我给出的一些建议,供企业参考。
对所有管理者包括主管及中层,进行管理技能培训。内容包括如何辅导员工、如何做出矫正反馈、如何激励员工、如何制定可行性目标、如何提高倾听能力。上述这些培训曾被认为只是领袖人物需要掌握的能力,事实上,年轻一代的基层主管和中层负责人如果缺乏这些技能,同样会导致不良的后果。例如,经理的工作如果是帮助员工提高工作效率并为员工创造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那么,员工的幸福感就会增强。令人遗憾的是,这种能力在目前中国的基层主管和中层经理中是很少见的。
尽量选择团队指导训练。对所有管理人员进行员工指导的费用较高,企业基本上担负不起。因此,企业一般会选择其中极具潜质的员工和高层管理者进行单个员工指导。然而,如果企业选择团队指导训练会有益于所有基层主管和中层经理。我曾经在上海做过一个团队指导任务:每季度会有一个6到8人组成的团队开2小时的碰头会,每次会议我们会预设一个主题,例如激励员工、保留员工。于是,这个团队指导培训就像诊所一样运行起来,每次开会时,团队负责人就会带着问题来,团队每个人都参与其中的讨论。
顾问式辅导也是有效的培训措施。上文曾提到,许多团队的领导人、基层/中层/高层管理者基本上也没有可供学习的榜样,因为他们常常是由于出色的专业技术能力而得到提拔进入管理层。对于管理者来说,顾问式的辅导导师不同于教练指导,他不会解决管理技巧、技能的提高等方面的问题,但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可以帮助管理者解决在现实中遇到的工作问题,并缓解由此带来的压力,甚至还可以帮助其规划自己的职业发展。
总之,中层领导力的提升不是一个公司的问题,它是中国的普遍问题。造成中层领导力缺乏的关键因素是:世界史上从未出现过的高增长,以及由此带来的高压力。员工可以排解暂时性的压力,但他们并不天然具备能够缓解长期压力的能力。

铝道网】艾米•约翰逊(Amy
Johnson)是一名指纹鉴定师,她在自己位于伊利诺伊州迪克森的家中工作,在家里与客户讨论问题、提交工作报告。当然,她其实也可以在芝加哥坐在老板身旁工作。
蒂莫西•丹尼尔斯(Timothy Daniels)是约翰逊所在公司Accurate
Biometrics的运营副总裁,通过一款电脑监控软件他可以了解到约翰逊和其他员工是在工作还是在偷懒。丹尼尔斯每周会查看记录了他们上什么网站、上网站的时间有多长的总结。他说,“这可以让我们保持关注又不至于会过度侵犯。”
约翰逊知道她的电脑受到监控,但是她说这并未让她感到不舒服,她没有做任何不应该做的事情。
在过去,在家工作是一个摆脱办公室中的压力和干扰的受欢迎的方法。(而且,说实话,在家工作时间灵活,我们可以挤出时间办些杂事或是在电话会议的间隙打个盹。)
查德•邓金(Chad
Dunkin)是Ryan公司休斯顿分公司的一名团队负责人,每周一他都会与四名经常在家办公的同事会面,制定当周的工作日程并设定具体的目标。
现如今,随着管理者想出新方法来确定员工是否在干活,在家工作越来越像在办公室上班了。有些公司会跟踪项目进度并在共享日程表上安排会议,有些公司则要求通过电子邮件、即时消息或者电话来进行“虚拟面谈”。另一些公司,比如Accurate
Biometrics,会监控员工的电脑使用情况,无论他们是在家工作还是在公司上班。
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技术调研公司Gartner预计,到2015年,企业的电脑安全监控软件使用量将从现在的不足10%升至60%。这些软件主要用于保护敏感信息,同时也是为了遵守政府的规定,但是它们也会生成许多有关员工上网行为的私人信息。律师称,为了避免侵犯员工的隐私,企业应告知员工他们受到监控并只跟踪与工作有关的上网活动。
丹尼尔斯所使用的安全软件是洛杉矶Awareness Technologies公司生产的Inter
Guard,它被一些金融服务和医疗企业以及其他企业用来跟踪员工的工作效率、防止信息泄露以及遵守信息安全方面的规定。与大多数监控软件相同,它可以让丹尼尔斯查看其所有员工(包括16名在办公室上班和24名在家工作的员工)是否在有效地利用电脑。员工们都知道该监控软件的存在。
安大略伍德布里奇(Wood bridge)监控软件生产商Nester
Soft的销售专员伊莲娜•普洛斯库米娜(Elena
Proskumina)称,此类软件可以让管理者发现谁需要帮助、谁又在浪费时间。她说,该公司监控软件WorkTime的客户较为关注的监控信息是“上Facebook较多的人”。
各企业称,监控员工的理念并不是为了八小时连续不断把员工绑在工作上。他们意识到,在家工作的员工可能会抽出时间来办些杂事或是处理工作之外的其他事情。
塞莱斯特•奥基弗(Celeste
O’Keefe)是为律师提供诉讼支持服务的Dancel公司的首席执行长,该公司位于密西西比州的迪艾伯维尔(d’Iberville)。她说,其13名员工中有很多人常常在家工作,这有助于他们更好地应对有时候需要长时间工作的要求。她利用一款名为“SpectorSoft”的软件来跟踪所有员工花在客户项目上的时间,无论他们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家上班。
奥基弗说,她使用这款软件并不是为了“窥探”员工。在注意到一名在家办公的员工的工作进度落后了几个月时间后,她利用这款软件发现该员工花了很多时间写Word文档,但这并不是工作要求的内容。在了解到该员工实际上把大部分工作时间花在攻读硕士学位之后,奥基弗说,“我必须让她走人,我不能说‘噢,我可以再相信你一次。’

作者:匿名2841次浏览

作者:匿名2509次浏览

作者:匿名6772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