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日本漫画和美国漫画在画风上完全不同,加拉帕戈斯岛上的小雀鸟们幸福和悲惨的结果

铝道网】事件:上周,网易农业事业部正式发布了网易猪场的建设规划设计图,“丁家猪”将蹲马桶、睡公寓、不吃药,网易CEO丁磊笑称,中国养猪将从茅坑时代进入抽水马桶时代。
点评:丁磊养猪较早可以追溯到2009年2月,虽然当时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但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如今快过去3年了。“丁家猪”依然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按照常理,作为传统的畜牧业,养猪的科技含量怎么也无法跟互联网相比,就算打出第三代养猪模式的口号,但这效率也确实低了些。对于到底何时能吃到“丁家猪”,丁磊认为社会应给予一定耐心,心急吃不上好猪肉。看来,“丁家猪”采取的也是时下流行的饥饿营销方式。

铝道网】小说《大卫科波菲尔》有个角色,米靠白先生,他经常说,“年收入20英镑,年支出19.996英镑,结果-幸福。年收入20英镑,年支出20.06英镑,结果-悲惨。“
加拉帕戈斯岛上的小雀鸟们幸福和悲惨的结果,就是生与死。
已经环球航行将近5年,达尔文到了加拉帕戈斯岛上,观察着各个小岛上的物种各自进化,大有触动。20年后,发表了进化论。
加拉帕戈斯岛有几个岛。岛上只有两个季节。雨季和旱季。雨季的时候,岛上所有的雀鸟,不论体型或者鸟嘴的大小,大家都吃相似的果实。较不费气力的那些种类。在雨季,适者生存的压力几乎不可见。每一种鸟类都生活得很好。
但在严酷的旱季,雨水停了。较容易的那些坚果很快被吃光。雀鸟们只好开始吃那些越来越吃力的果实。随之,开始了适者生存的压力。
1.差异化:不同类型的鸟,因为体型的大小不同和鸟嘴的形状不同,开始差异化,他们开始吃不同类型的适合他们的果实。大个的雀鸟可以像钳子一样地咬碎一种坚果。另一种雀鸟钻到了仙人掌中。还有一种雀鸟,他们进化成了吸血鬼,吸食大型海鸥翅膀上的血液为生。
2.效率:两只同类的鸟,鸟嘴的长度差别只有一毫米,但其中一只就能以另外一只三倍的效率打开果壳。
有一年,整整一年没有下过雨。70%的雀鸟都死了。剩下的,都是大块头的。因为它们虽然需要比小块头的鸟多消耗1.5倍的能量,但它们的效率是小块头的鸟的两倍。这一点点的差别,它们活下来了。
但是,是否到了来年又来年,大块头的鸟不断被选择,后代的块头岂不是会越来越大?
也不是。到了雨水丰沛的雨季,小个头的幼鸟的生存效率又高过了大块头的鸟。它们存活数量和相对比例高。
小个头的鸟,也有它们的春天。
在严酷的旱季,效率和差异化,让大块头的雀鸟们熬过去了。但是,在富饶的雨季,快速长大和大量存活,出现了许多的小个头的雀鸟。小个头的雀鸟们密密麻麻地出现,不需要耗费精力去长出一身的漂亮羽毛,灰扑扑地,它们只需要快速地繁殖。
当然,如果不幸,那一年的雨水意外地停了,那一年的所有年轻幼鸟可能就都一起死亡了。无论块头大小。
达尔文说,“多么细微的差别,决定着谁会活着,谁会死去”
你知道我说的其实就是公司和人。多么细微的差别,有的时候就决定着一个公司和一个人的生和死,成功和失败。必须要做到的,就是不断提高效率,多那么一点点的效率。此外,不断地差异化,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剩下的,就看老天是下雨还是不下了。
达尔文的世界里,没有美丽和丑陋,骄傲和卑微,伟大和渺小。只有生与死。在不同规则的不同环境里,有的环境,适合生存的是美丽和骄傲和伟大。有的环境,只适合丑陋和卑微和渺小。
这就是我们愿不愿意都必须要接受的规则,这世界的规则。
我们的环境呢?什么样的公司什么样的人能活着?什么样的能生长?

铝道网】前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后有彼得·杰克逊两个殿堂级导演保驾护航,梳着“洋葱头”的丁丁踏着IMAX、3D、动作捕捉等的鼓点,郑重其事地登上了大银幕,甩一甩那缕著名的头发,疾速卷走一片票房。
对很多老资格的《丁丁历险记》粉丝来说,这应该是一次用较尖端的电影技术还原童年记忆的光影经历。不过从电影公司的角度来看,“丁丁”或许只是衡量“投资和收益回报比”之后得出的较佳解决方案的一种,而且还是非常“古老”的那一种:翻拍漫画。
斯皮尔伯格的赌局
“改编漫画”是有“方法论”可以遵循的。日本和美国两个漫画大国的动漫改编就是两种完不同的模式:在日本,漫画衍生影视作品的一般顺序是漫画、动画、剧场版。其和漫画、动画联系非常紧密,可以简单理解为拍给粉丝看的、技术和投入上无须太高端、传统的2D动画形式,如果有漫画原作者参与“指导”,那就更值得大书特书一笔了;而美国漫画一般走真人电影、大投入、大制作的路线,而且通常对原作的演绎程度较大。
这两个“极端”形成的原因错综复杂,不过仔细分析日本漫画和美国漫画的特点,可以找出其中的逻辑。
漫画较基本的特点实际上是可以在纸上尽情挥洒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意,以及各种夸张和光怪陆离的场景,但日本漫画和美国漫画在画风上完全不同,简单地说:日本漫画清新俊秀,所谓的“夸张”多表现在各种奇异的头发和服饰上;美国漫画则粗犷有力,夸张主要体现在人物的身材比例、肌肉和线条感上。
两相对比,日本漫画更注重表现人物内心的细腻情感,美国漫画更看重场景和画面布局设计。所以,前者更适合用细腻的2D动画来表现,你能想象一个现实“大叔”穿着“黄金圣衣”,留着圣斗士们特有的“爆炸式”发型吗?那结果必然是“雷”;但随便找个过得去的演员,穿上一身蝙蝠外衣,就很像回事了。
这其实也能解释为什么鲜有漫画作品以3D动画的形式改编,即便目前的3D动画技术已经很成熟。因为漫画作品很重要的一个卖点就是人物的表情,不论日本漫画所反映出的内心细腻情感,还是美国漫画的生动夸张。但是这都是3D动画的弱点,因为人们在观影时总会在漫画原作与电影效果之间进行对比。
而真人动作捕捉的技术也并不是完美无瑕,其固然可以还原漫画里光怪陆离的世界,但一方面表现人物,特别是面部往往不那么细腻,另外没有真人电影就可以完全凭借明星的票房号召力,而且“拟真”也需要向现实做一些妥协,比如丁丁的那缕头发在电影里就需要缩短。
其实,动作捕捉技术应用到3D动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2004年上映的《极地特快》算是靠前部大范围应用真人动作捕捉技术的动画片,导演罗伯特·赞米金斯在经历《阿甘正传》的生涯高峰后就迷恋上了这种动画技术,2007年又捣鼓出一部以北欧神话为基础的《贝奥武夫》,而且“捕捉”的对象均是大牌明星,比如汤姆·汉克斯、安吉丽娜·朱莉。但这两部影片始终难以避免一个问题:特效固然华丽,看上去固然拟真,但人物表情和肌肉总是有“面瘫”的感觉,细节表现力不够丰富。《贝奥武夫》上映后也因此几乎成了个坊间的笑话。
所以,这对《丁丁历险记》的导演斯皮尔伯格而言,其实是一场华丽的技术冒险(当然票房结果显示冒险还是成功了),毕竟他有关动作捕捉的想法和技术,较初来源其实还是他那个实践算不上太成功的学生:罗伯特·赞米金斯。

作者:凌冲2071次浏览

作者:王微1898次浏览

作者:罗东2935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