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只要听到爸爸讲日本的好话就会觉得很讨厌,王召明成立蒙草抗旱

铝道网】开版语 一切源于一场对话。
在一个讲禅会上,偶遇一个企业家,他刚从MBA班下课,匆匆赶来。问他为什么来听禅,他想了想说:“我挣到靠前笔钱后,靠前件事想的就是给自己买个房子,也许这房子有很多问题,但我总要有住的地方啊。现在,我想给自己的心也置一处房子,不管这房子现在看起来有什么问题,但心总要有住的地方啊。”
是为开版语。
多年以后,曹德旺依然清晰记得孩提时在香案前磕下靠前个头的情景,母亲站在香案边,而家里,几乎空得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把人生获得的财富当做一种礼物,你会变得很淡定,不那么浮躁。”如今已是中国首善的曹德旺坐在《中国经营报》记者对面,神态安详得如同邻家的长辈,娓娓讲述自己坎坷而丰富的过往。
冬日的福清,温暖如春。 穷的“馈赠”
凌晨3点,曹德旺从床上爬起来,用自行车驮着一筐水果,到80里外的福清县城,买了镇上没有的水果,再骑回高山镇卖。一天,他可以赚两块钱。
那一年他14岁。
此前5年,曹德旺度过了自己的小学生涯。家里穷,没办法再供他读下去,他只好辍学。
回想那段岁月,曹说:“少小的贫穷,对我的人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年少时的贫穷没有让我觉得日子很苦,那时我可以吃很多苦,也能苦中作乐。贫苦对意志也是一种磨炼,吃过苦后,现在做什么事都比那个时候舒服。现在作为富人,我更深刻感受到阳光空气时间,以及绿草和鲜花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其实曹家几代经商,曹的曾祖父曾富极一时。而到了他爷爷一辈,逐渐破落。后来,曹德旺的父亲和舅公又重新将事业做起来,曹的父亲曹河仁曾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因时局动荡,举家迁回老家福建。因运输家产的船沉没,曹家瞬间一贫如洗。
这样的家世背景,让曹德旺建立起自己的财富观:“对财富要看得开,我的祖上,经历过多次大起大落,辉煌破落我们都经历过。即便是解放前的四大家族,那么显赫,今天也逐渐沉寂。明白了这些,你就会感叹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
基于这种财富观,曹德旺对孩子的培养也是如此,他从小就告诉孩子,钞票花花绿绿的,可以用它做事,但也不能把它看得太重。同时,曹德旺坚信吃苦的经历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如今已经接班的大儿子曹晖,自十多年前进入福耀集团后,从底层的车间做起,与工人同吃同住。
沉浮洗练的人生,也让曹德旺能够以豁达的心态看待财富,享受生命。“其实,我的生活并不简朴,住着别墅,请了厨师和管家。而对于慈善事业,我会在保证两个前提下去做,首先确保公司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其次要保证家人有一个不错的生活水平。”
“给”的原则 曹德旺会给人讲起一个自己家族的故事。
“一次,有陌生人向曹德旺的父亲借钱,曹父问自己的舅公要不要借。舅公正抽烟,并未马上回应,抽完烟后他说,钱借给人家就等于丢了,什么时候还给你,就是捡了。你先掂量一下,是否丢得起,丢得起就借,那就不要在乎人家是否还得起。”
这个故事深深影响了曹德旺的慈善观,他认为,这是佛学中“持戒”的道理。
1984年6月的一天,曹德旺的小学老师来找他,想让他捐助更换校的课桌。那时,曹经营的高山异形玻璃厂虽然已经度过亏损阶段,但还未开始赚钱。可曹还是拿出了2000元。
那是曹德旺的靠前笔捐赠,曹也正是从那里起步,一直走到了中国慈善榜的较顶端。
难能可贵的是,曹德旺还要确保他捐的钱是干净的。
曹德旺的福耀集团从来不给官员送礼,他说:“我与官员保持着适度的距离,有时也会在一起吃饭喝酒。但我不会开口去求他们,多年前,中国政府允许中国企业合资买进口汽车,而要买进口汽车需要海关审批。那时我几乎每周都会和海关关长吃几次饭。而我的汽车牌照一直是绿牌照,没有黑色的。人情在,但我不欠这个人情。”这样的做事风格,当然会让曹在生意上有不小的损失,但他认为,“反正我只做汽车玻璃,凭智慧赚钱。如果我要做房地产业,可能会比很多企业都做得成功。但是我就像一个渔夫,一网鱼中,我只要带鱼,其他的让别人去得吧。如果心里能有这样有舍有得的心态,赚钱后也安心。而官员也同样,你不屈尊于他们,他们更会在心里尊重你。”
对自己的员工,曹德旺毫不吝啬。2007年在福耀的北京公司,有一名实习生得了白血病,曹德旺个人为他支付了100多万元的医药费。“我跟下面总公司经理说,你发现公司员工有重大困难,不要请示。需要解决,就帮他解决。不能把员工推到社会上去,当然需要救助的事情也不会天天发生,一年有几百万上千万元就解决了,这些钱我们还是能承担得起的。”曹德旺告诉记者,只有员工在乎你,企业才会有前途。
有一个记忆片断一直让记者记忆深刻,在2007年福耀集团的一次大型晚会前半个小时,曹德旺像往常一样在厂区踱步,正好碰到一群化好妆准备演出的小员工们,结果这些孩子如粉丝见到明星一样尖叫,一窝蜂冲上去抓住他合影。也许,那是让曹德旺较为满足的一刻。
“信”的坚持
有人把曹德旺称作“佛商”,遵循佛学教义的某些精神,的确是曹德旺工作和生活的准则。
在记者面前,曹德旺较常提到的是佛教的“六度”:“六度包含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如果都能做到,一个人就好比获得了行动指南,任何事情都能做好。六度的靠前度是布施,而布施其实涵盖了六度中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的其他五度。布施包含财施、法施、无畏施。财施中,小至一毫一厘,大至百万千万元,都是财施,根据你的能力大小去做;法施,是为别人施予智慧、能力和办法,如果你没有金钱去帮助别人,可以一起去想办法;第三是无畏施,如果一个人不怕牺牲,不畏难,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能为别人做的呢?”
“佛不在意你送什么给他,佛也不会和你做交易。佛不需要你的什么,但是你需要找到方向,提高境界,因此你才会对佛朝拜,求他给你智慧。”曹德旺说这些时的神态,专注而满足。

铝道网
吴念真,1952年生于台湾,父亲是矿工。1973年开始从事小说创作,曾连续三年获得联合报小说奖。1981年起,陆续写了《恋恋风尘》《老莫的第二个春天》《悲情城市》等75部电影剧本,曾获五次金马奖较佳剧本奖、两次亚太影展较佳编剧奖。主持TVBS“台湾念真情”节目三年,舞台剧代表作有《人间条件》系列等。作品《这些人,那些事》2011年9月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我觉得不一定要为死者悲哀,但会为生者流泪。
八十年代的台湾给我的感受太强了,现在怎样都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好了。
我的家乡在山坳坳里,很穷困,以前在这个地方还是可以活下来,现在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了。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娟发自北京
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圆圆的黑框眼镜,吴念真看上去始终是《一一》中那个NJ的形象,一个内敛细腻诚实的好人,就像你我身边的每一个ta。
北京的秋天里,读者见面会现场,他坐在人群中谈笑着,带着浓浓的台湾本省人口音。过道里挤满了来听故事的人,人群中不时地爆出一片笑声。
人们都是奔着这个“台湾较会讲故事的人”而来。年近花甲,吴念真觉得自己似乎只剩下奇美的回忆,而“在几乎无声也无观众的演出过程里,和”自己”对戏的另一个的角色就叫”回忆”。那些发生在自己或旁人身上的往事,较终都被他变成文字、音乐、影像……向人们传递着一种能量和养分。
在“中影”老同事、作家小野的眼中,吴念真“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很好玩的人……在一群朋友面前吹嘘那些我听过N次的笑话还能口沫横飞面红耳赤”。而他自己从不忌讳“讲故事是被训练出来的”,更多时候是出于工作的需要。生活中的他不像人们看到的那样喧闹和风趣,常常愿意在安静中思考。较感激的事是“书写和阅读”,而未来较想做的事是卖拉面和旅行。
我已经没有故乡了
吴念真从小生活在九份矿区的侯硐村,那里是一个金矿,村子里四百户人家怀着同一个梦想去挖金子。那时候的四百户就像一户人家,不是叔叔就是伯伯、阿姨,每个人都是长辈,小孩子可以端一碗饭,从自己家吃到别人家,他们会把整块鱼放在你碗里,彼此之间没有陌生。当时较恐怖的事是村里拉响警报,广播上播放哪个井发生矿难,随后教室门口就会出现一个穿得像“死神”一样的人,叫着死难家属的孩子,“XXX,来送送你的爸爸。”
他是村子里念过初中的人。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帮邻居读信、写信,不知不觉收集了很多故事和秘密,所以他的故事总比别人多。由于家境贫困,15岁那年他离开家乡去台北打工并在工作之余读完高中。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写小说,讲述矿工的故事,很单纯地希望“政府能够看到,来改变他们的生活”。后来开始创作剧本、写歌词,拍电影、广告,做主持,演话剧……台前幕后都是他的身影,不变的是讲“真实的故事”。
《国际先驱导报》:在写《这些人,那些事》时是怎样的感受? 吴念真:
书里的那些故事都是生命的记忆。当时就想把生命的一点点记忆和人分享,通过书写这个过程来抒发掉那些情感。
我很感激上帝给我两样东西让我不会发疯,一个是书写,一个是阅读。比如这段时间精神状况不是太好,太忙了,忙到有些厌倦、忧郁这样子,我整天会抱着王安忆的《天香》,思绪就会进入早期的上海,可以暂时脱离某些不舒服的状态。
Q:你多次在不同场合讲同样的故事,比如程车司机,比如初恋的故事,是否意味着这些故事有着特别的地位?
A:
老是有人说我很会讲故事,其实我不是很会讲。这可能是在很小的时候不经意被训练出来的,就不得不去讲。有些人的某些工作并不是天生就会的,是在沟通中不断锻炼出来的。
Q:在你的回忆里较难割舍的是什么? A:
我觉得还是较亲近的兄弟姐妹吧。到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五六十岁,就会觉得如果兄弟姐妹都在,那种感觉不一样。除了亲情之外还有属于我们的共同的生命记忆嘛。可以互相安慰互相回忆,可是他们现在不在了,那部分的缺憾就很重。
Q:很多故事都发生在故乡,现在还经常回去吗? A:
那里现在没有人了,我已经没有故乡了,这是较悲哀的。当年生活的村子已经变成了废墟、一片荒草,只有两栋房子的框架在那边,其他什么都没有了。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回去看一看,小时候的那些快乐,那些和你相处的朋友都跟着回忆回来了。另外一个意义是,我的家乡在山坳坳里,以前很穷困,我就告诉自己说,以前在这个地方还是可以活下来,现在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了。
父亲一代是“历史的孤儿”
“是日,东京初雪,多桑无语。”当这些字幕静静地流过画面时,人们都止不住流泪。这是电影《多桑》的片尾,儿子出差去日本,带上父亲的骨灰。
这个故事吴念真也常常讲起。父亲从小受到日本的殖民教育,这一生较大的心愿就是要去日本的皇宫和富士山。在他死后多年,一次吴念真出差去日本,带了他的骨灰,碰巧飞机快降落时,看到夕阳西下的富士山,吴念真就拿出骨灰,让父亲看一眼。
在过安检的时候,吴念真向日本机场安检人员解释盒子里装的是父亲的灵魂,讲了整个日据史和他爸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结。后面等安检的队伍一直等了很久,较后安检人员弄明白了怎么回事,向吴念真深深鞠了一躬。
Q:为什么会拍《多桑》? A:
在我小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画面,父亲抽着烟望着远处发呆。忽然,我听见他喃喃地说,“就像一只鸟仔飞入笼……!”然后没有下文,直到下山回家也没有第二句话。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我拍《多桑》也不是单单为了纪念死去的父亲,是要拍那一代人,不被理解的、沉默的一代人。
Q:父亲一代给你什么样的印象? A:
你们可能不太懂,那一代人出生就是日本占领台湾的时候,从小受日本的教育,根深蒂固。他们经历的人生转折是从“aeuio”变“bopomofo”。可是他的儿子念的书却告诉他日本是侵略者,所以只要听到爸爸讲日本的好话就会觉得很讨厌。有时候想父亲那一代人真的好可怜,他们是台湾的“历史孤儿”,没有归属感,不晓得归属到哪里去。
Q:你在书中说和父亲的关系不是很亲近? A:
可能是受日本教育的缘故,父亲很严肃,跟子女之间不亲密,好像是很近的人其实好远。你没办法知道父亲的故事,他不会告诉你的,都是他的朋友,他的姐姐妹妹间接告诉我。
Q:父亲、弟弟、妹妹都是自杀的方式离开的,这里面有没有内在的联系? A:
彼此没有关系。我爸爸是矿工的职业病,他当时是没办法呼吸,很不舒服受不了了,他不要那种样子很难看,所以蛮像日本人的,不要拖累小孩子,就这样过去了。弟弟妹妹不一样,妹妹是忧郁症,弟弟是自己的生活遇到太多问题了,他已经没办法解决了。
Q:他们这种方式离开对你看待生命或世界有没有影响? A:
当然会有。我小时候就是在矿区的,矿区平常就有很多意外的死亡,对死亡这件事就会有另外一种看法了,我觉得不一定要为死者悲哀,但会为生者流泪。
较难忘八十年代的台湾
1985年,在东京的PIA杂志影展上,放映了《儿子的大玩偶》一片,讲述了三部关于60年代初期台湾尚未进入经济高速成长期之前的贫民生活的故事。这部好评如潮的作品,改编自黄春明的三部短篇小说。后来,因这部作品中的三个短篇而初次登场的三位新导演侯孝贤、万仁、曾壮祥等人,领头引发了台湾电影的新潮流。
而在那场红红烈烈的浪潮背后,灵魂人物就是年轻的作家吴念真。他和侯孝贤、杨德昌等大师合作,陆续写了《恋恋风尘》、《老莫的第二个春天》、《悲情城市》等75部电影剧本,透过他的作品我们能看到台湾的地方史、一些生活琐事和各种各样的面孔。
Q:作为台湾电影新浪潮的推手之一,80年代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
那是一段很难忘的岁月。那时候的台湾,已经慢慢开始民主化,整个的思潮都已经在希望突破独裁政治,不管是音乐、舞蹈还是文学,都好像在有一种新的力量在动,想要冲出去。各种各样的力量汇聚在一起,较棒的一群人都朝着一个信念努力:希望把电影做好,希望台湾电影可以让世界都看到。
在一个蛮美好的时代,可以碰到一些蛮美好的人。他们有已经在台湾拍电影的,你看出来那种聪明跟人家不一样,像侯孝贤;还有刚从国外回来的人,像杨德昌、柯一正他们,后来越回来越多。
Q:现在和当时的人渐行渐远,会不会有一种失落感? A:
当然会有。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风景,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看法。
Q:很留恋那个时代的台湾吗? A:
当然。因为那个年代人和人之间比较单纯,亲密,没有算计。到长大之后,城市已经都是工商业了嘛,感觉是有念书的在掠夺那些没有念书的,人跟人之间充满了算计。不应该说我特别怀念那个年代,而应该说那个年代给我的感受太强了,它那个模型、那个样子太美好了,而现在怎样都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好了,所以会有一个落差。对那个东西有留恋,并不是说我一定要活在那个年代。
Q:你觉得自己较艰难的时光是什么时候? A:
现在。较艰难的时光就是现在啊。年轻的时候觉得什么事情都还有机会,即便要改变也都还有机会,做错了也还有机会。到年纪大了负担也大了,要再改变什么就要考虑得比较多一点。

铝道网】这是王召明靠前次带领他所创立的内蒙古和信园蒙草抗旱绿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蒙草抗旱”)进入公众的视野。
2001年,王召明成立蒙草抗旱,和他的团队一起致力于推广应用抗旱植物绿化,创并造出蒙草概念。
所谓蒙草,是内蒙古、青海、甘肃等地干旱半干旱气候条件下生长的草木的统称。在低碳环保理念的指引下,王召明17年如一日,终于成就了蒙草抗旱这一番绿色事业。
“当时,我只是为了勤工俭学,在学校附近开了个花店,自己种花草出售。”
但一件小事改变了王召明的想法。“那天,一对来花店的母女,她们选好花走的时候,母亲对女儿说:”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要不长大就得种花种草,卖花卖草”。”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王召明的心。“到后来,我才慢慢明白为什么别人看不起这个行业,因为大家认为这个行业缺乏科技、缺乏品牌、缺乏创造力!”
王召明的蒙草事业也绝非一帆风顺。“开始时,用的也是进口草坪,费时费力。”他说。
秉承着内蒙古人的天性,王召明发现,“大草原上的草不需要人工维护,在降雨量不大的环境下,依然长得很好。”由此,王召明踏上了他的草原“掘金”路。
经过几年的发展,王召明的企业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2010年还获得了中美企业峰会颁发的“知名中国品牌特别奖”。
“蒙草从草原上选育数百种草,通过组织培养、转基因技术、选种和配种,研究出抗旱节水、绿化效果较好的草种,比普通的草能节水约90%。可以断言,节水抗旱低碳省钱的蒙草必然要走向国、全世界。”
到今天,他终于可以骄傲地说:“我是在做中国的生态事业!”
“首先,我们一直坚持绿色低碳的理念,走节水绿化、抗旱绿化之路;其次,逐步做实科研,现在已经有超过100种抗旱植物;第三,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未来潜力巨大。”王召明信心满满。
“从我自身来说,也能够感受到人们越来越重视低碳绿化,并不仅仅认为植树种草就是绿化,而越来越讲究内涵,关注是否节水、是否低碳,这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王召明说。
现在,蒙草抗旱也在着手建设中国草种基因库。“这有利于保护我国优质的草种资源,也可以为未来的生态研究打下基础。”对于未来的发展,他动情地表示:“我只会种草,以种草的程序来讲,较重要的是生根,深扎根,是中国企业的发展方向。”

作者:厉林2270次浏览

作者:陈娟2033次浏览

作者:韩韬1605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