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上乔布斯要求将,重生的靠前步是除去老化的喙

铝道网】在生命中,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有时候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
开始一个蜕变的过程: 必须把旧的习惯、旧的传统抛弃,使其可以重新飞翔。
只要愿意放下旧的包袱,愿意学习新的技能,
就能发挥自己较大的潜能,创造新的未来。
需要的是自我改革的勇气与再生的决心……
这是一个关于鹰的故事。鹰是世界上寿命较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当鹰活到40岁的时候将面临一次生死抉择!这主要是因为当它的生命到了第40个年头的时候,鹰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力地捕捉猎物;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会垂到胸脯的位置;它的翅膀会长出又密又厚的羽毛,让它的双翅变得沉重,难以飞翔。
此时的鹰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等死,要么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重生过程——150天漫长的蜕变。如果想重生,鹰得独自飞到山顶,在山的高处准备重生。这是一个漫长而可怕的过程,重生的鹰要忍受莫大的痛苦和剧烈的身体创伤。重生的靠前步是除去老化的喙,鹰用头抵着粗糙的岩石,在石壁上一下下地磨擦,把老化的喙皮一层层磨掉,直到完被剥离。这时的鹰已经无法吞食食物,它不吃不喝,凭借体内不多的能量来支撑自己的生命,在痛苦的煎熬中静静等待。
几个月后,新的喙慢慢生长出来,鹰开始了重生的第二步。当新的喙长出来后,鹰使用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然后又是痛苦而漫长的等待——奄奄一息的鹰在痛苦中长出了新的趾甲,而此时它还得熬过较后一关:用新长出来的趾甲把身上又长又重的羽毛一根根拔掉……当新的羽毛长出来后,鹰完成了涅磐般的重生!
新的喙、新的爪子,新的羽毛,鹰又能重新捕食了,重生后的鹰能够再活30年!
这篇有关鹰的文章使我感触颇深,由此深深体会到我和我的管理变革团队为中小企业实行管理变革、管理创新、管理升级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这些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从一个家庭式作坊发展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中小企业,但一些过往支持企业成功的因素却反而成为阻碍企业今天发展的问题,特别是企业文化和管理观念,如何适应企业规范化、标准化、数据化、规模化的经营成为中小企业发展的较大瓶颈。
我们在管理变革中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平稳的使企业完成蜕变这个过程,既要帮助企业生长出新的喙、新的趾甲、新的羽毛,又要使其不会影响其生命,能有效、稳步延长企业生命周期,真正打造百年企业,这也是为企业提升竞争力的主要源泉。因此我们倡导,在我们所辅导的企业中推动文化创新活动——“鹰的重生”,打造“鹰的重生”文化。告诉众多民营企业需要“鹰的重生”的勇气和决心。
企业要发展必须做出困难的决定,开始一个的蜕变过程;必须把旧的、不良的习惯和传统彻底抛弃,可能还要放弃一些过往支持企业成功而今天已成为企业前进障碍的东西,使企业获得新的翅膀可以重新飞翔。这次蜕变是痛苦的,对企业,对全体员工都一样,但为了企业的生存,为了实现企业的发展目标,必须要经历这场鹰的蜕变历练!
后记
我们需要深深反思,为什么企业投资者不缺钱却招不到适合企业、助企业发展成长的人才?为什么新引进高素质的人才不能与原有管理人员融洽、和谐相处,较后只好抬腿走人?为什么客户投诉率高达80%、报废率高达15%的企业还在苦苦挣扎而不寻求变革以支持企业渡过难关?为什么在企业中所有人员对问题都漠视,视不正常为正常而没有人站出来去解决呢?为什么老板经常讲“流程大过总理,制度大过董事会”但真正流程、制度到他面前都变成了废纸了呢?为什么企业持续不赢利、濒临倒闭破产老板确为了面子而自我安慰呢?回顾这些,我们深深反省企业中每一个人应该为此承担的责任是什么?
企业该不该“重生”……

铝道网】 禅宗、冥想
乔布斯曾在《生活》杂志上看到一张饥饿儿童的照片,自此之后,他开始成为东方禅宗文化的信徒。尤迦南达的《瑜伽士的自传》是乔布斯终其一生反复阅读的书,也是他下载到iPad2上的一本书。
辍学者
难道辍学是登顶数字世界的较佳路径?乔布斯曾经不顾父母的反对,申请了一所大学学费高昂的私立大学里德学院。他告诉父母,如果继续反对,他就放弃读大学。在里德学院学习不到一年,乔布斯退学。
“苹果”教父
苹果之名源于一次乔布斯从苹果农场回来,他认为“苹果”二字听上去“有趣、有生气、不吓人”。
数列基辛格、富兰克林、爱因斯坦之后的第四项
2004年,乔布斯邀请前《时代周刊》总编艾萨克森操刀为其撰写传记。当时艾萨克森已先后出版《基辛格传》、《富兰克林传》,《爱因斯坦传》也开始写作。艾萨克森的靠前想法是:你觉得自己能和这些人相提并论了?遂拒绝,直到2009年得知乔布斯可能不久于人世之后才答应。
“好日子”代言人
乔布斯在结婚20周年纪念日给妻子鲍威尔写了一封情书,信中写道:“初识那天,我幸福得仿佛飞到了天上。……我们之间有过开心的日子、悲伤的日子,却从未有过坏日子。”
控制狂
乔布斯曾帮奥巴马组织了一次饭局,与会者包括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刚卸任的Google
CEO埃里克·施密特。饭局前,乔布斯要求审查白宫菜单,并删除其中三道菜品。饭局上乔布斯要求将空调温度调到较高,把扎克伯格热得浑身大汗。
迷幻药
乔布斯从15岁开始吸食大麻,高中时吸食迷幻药。乔布斯曾坦陈迷幻药是“一种非凡体验,是我一生中做过的较重要的事情之一”。
素食主义
在里德学校时,乔布斯阅读了一本名为《一座小行星的新饮食方式》(Dietfora
Small
Planet)之后就立誓不再吃肉。终其一生,他都是一位严格自律的素食主义者。
包豪斯建筑学派
乔布斯坦言自己“喜欢站在人文与科学的交叉路口”。艾萨克森在写作《史蒂夫·乔布斯传》时发现,在融合文学、艺术与科学的能力上,乔布斯与爱因斯坦异曲同工。莎士比亚和包豪斯建筑学派都是奠定了乔布斯设计风格的重要基石。
鲍勃·迪伦乐迷
乔布斯的iPod中有15张鲍勃·迪伦的专辑、7张披头士乐队的专辑和部6张迪伦的私刻专辑。他把迪伦称作“我的英雄”。他曾经在苹果内部规定按照“披头士精神”进行创作:要么赶紧死,要么精彩地活着。
良好完美主义者
直到人生的晚期,乔布斯仍旧记得养父教育他关注隐藏部分的美感:把柜子和栅栏的背面制作好也至关重要,尽管这些地方是人们所看不到的。在生命较后阶段,一次护士给乔布斯戴上镇静治疗面罩,被他一把扯掉,说自己讨厌那个设计,然后命令护士去拿5种不同面罩供他挑选。
海盗船长
上世纪80年代,乔布斯与麦金托什团队一起工作时,让人在楼顶悬挂上一面巨大的海盗旗。“宁做海盗,不做海军”(It”s
Bettertobea Pirate Than Jointhe Navy)是乔布斯当时推出的口号。
现实扭曲力场
口若悬河的辩才、远超常人的意志力、达成目标的迫切心理综合起来,构成了乔布斯魔法般足以扭转现实、混淆视听的能力。乔布斯合作伙伴麦金托什电脑设计师安迪·赫茨菲尔德将这种魔力形容成“永远攻不破的大自然神秘力量”。后来一位工程师想到了一个也许可以破解该力场以顺利辞职的办法:走进乔布斯的办公室,脱裤子,然后尿他一桌子。
盗火种的人
乔布斯知道微软的Windows系统之后气坏了,他把盖茨找过来一顿怒吼:“我相信你们,你们却从我这里偷东西。”盖茨冷漠地盯着乔布斯:“应该说我们都有一位名叫施乐的有钱邻居,我闯进他家里偷电视,却发现原来早被你偷走了。”
利嘴一枚
乔布斯评价盖茨“没有想象力,从没发明什么,做慈善比做科技更合适”;评价拉里·佩奇“正在把Google变成微软”,评价奥巴马是个“一任型”总统。
不刻薄,毋宁死
安迪·赫茨菲尔德曾坦陈:“我真的特别想让乔布斯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你这么刻薄?”甚至乔布斯的家人都很奇怪:他究竟是先天缺少避免乱箭伤人的大脑过滤机能,还是有意回避这个机能?
“风头控”
苹果公司设计主管乔尼·艾弗坦陈对乔布斯的感情“强烈而脆弱”:“他很多时候评价我的想法不怎么好,更喜欢另一个,然后转过身就在讲台上把该想法讲得像自己想出来的一样。屡屡把功劳归功于自己,这种方式让我和同事常受伤害。”
“天才—白痴过山车”发明者
在乔布斯眼中,产品只分两种“完美至极”和“史上较烂”,其之间的转换往往在一秒间。同样,在乔布斯眼中,属下也只分为两种“天才”和“白痴”。苹果员工透露,有时候,一天能坐好几趟“天才—白痴过山车”。
激光级专注力
禅修磨炼了乔布斯的专注能力及其对简洁的疯狂热爱。他永远会为一堆事物设定优先级,然后保留核心,砍掉其他。他剔除按键让电子设备外观简单化,剔除功能让软件简单化,剔除选项让界面简单化。
封闭至死
乔布斯对良好完美的追求使其要求苹果对每一款产品都有端到端的控制。对一体化系统的本能热爱让乔布斯坚定地在“开放”与“封闭”中选择后者。这种选择是2000年苹果市场份额跌为微软1/20的原因,也是2011年苹果市值超出微软70%的原因。
听风者
《史蒂夫·乔布斯传》作者艾萨克森认为,乔布斯“就像数学家马克·卡克所谓的魔术师天才,其洞见永远不期而至。他像个探路者,可以嗅到风中的气味,对前路先知先觉。用直觉而非理性统摄大脑”。

铝道网】王峰不是中国IT界靠前个创业的VP,也不是较成功的一个。但他有足够的生存智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悍匪,一半是书生,王峰的两面性让他能够迅速完成从职业经理人到老板的切换。
离开金山
哥们儿,你不要以为我天天跟你讲话像个土匪,其实我骨子里知道在场面上怎么混。
在金山,我夹在两个人中间,一个叫求伯君,一个叫雷军。但我活得很好,我跟他们俩都合得来。我有老求那一面,他的玩儿和生活会跟我分享。他不跟我谈工作,偶尔我跟他谈起公司较近怎么样,谈完了,他说,哦,挺好。其实他没听懂,但他觉得王峰的语气很坚定,肯定都是对的。但是到了雷军那儿,他就很认真跟你讨论工作,我也很认真。我在金山的工作方式,每天平均跟雷军开会聊到晚上十点。
这两个人中间,我不能说我起了调和作用,但是确实关系都挺好。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像是国共靠前次合作时候的周恩来。
我在金山待得很舒服。一直到2006年底,我觉得没有空间了。那一年,我确实心情复杂。我倒不是说一心想当CEO造反,但我没空间了。我承认,这和金山还没上市也有关系,即使上市我也觉得金山成长太慢。刚做游戏的时候,我一度觉得我们能做到盛大靠前、网易第二、金山第三,但后来发现,我们在战略上还是保守了。那一年,完美时空和巨人都嗖嗖地往前冲,非常猛。它们上来就抓住一个免费的模式,而金山是收费的。没办法,金山一直在改革,但是它一直遇到革命者,它老没在关键的时刻革命。机构太沉重,掉不了头了。
我们慢了,而这个慢我不能阻挡。当时走人非常多,我的手下直接被挖走做COO。我尽了较大的努力,为了留一个员工熬夜陪他聊。到了2006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在金山柏彦大厦楼下的凉亭蹲了一个小时,非常落寞。我想了很久,得出的结论是:想要留住员工,你的成长速度要比员工成长速度快。做不到这一点,就会走人不断。
2006年12月,我提了辞职报告。当时的心态就是不想干了。我什么建议都不想听,我烦透了。当时大家也觉得挺好的。你知道这种感觉吧?就是OK了,觉得少了谁都行。我突然发现,我真的可以走了,我对公司没那么重要。
不过,我走的时候跟雷军说过一句话,是下楼撒尿的时候说的。我说,去读一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吧,对现在的金山有好处。郭沫若在抗日战争刚刚胜利的时候,建议毛泽东去读一下,我觉得金山当时也正在逐渐丧失某种理性。这种理性,雷军一直有,在他较困难的时候也有。但是当时网游已经赚钱了,尤其当时卓越网套现了,那是一次空前的个人狂欢。有钱了,说话口吻就不一样,太不淡定了。
不是没人找我。我在职场上遇到过很多诱惑。新浪很早就找过我,我都当口水话听。这一次,我看到了机会。有VC和业内大佬找我,说要不我给你钱,你自己干吧。这些话对我产生了化学反应。某一天,我发现,风、水、空气、环境都跟我说,你可以创业了。时机到了,我觉得应该自己做一摊事。
我得到过一些邀请。仅次于暴雪的韩国NCsoft的CEO来北京找过我很多次。那时候我还在金山打工,很忐忑地见了他三次,我想这要让雷军知道还不恨死我啊。他说,加入我们,给你球副总裁,把中国的股份送给你。我说,我要创业。听说我要离开,完美时空的迟宇峰乐坏了。他给我发短信,说来我这儿吧,二把手,我们马上要上市了,股价也好。我说我不会去,我去任何公司都是对金山的背叛,我只有创业一条路。
我拒绝了很多人,也没有拿IT大佬的钱。老实说,我得到过雷军的很多暗示,他说王峰如果真有一天想自己干,我雷军马上一千万给你。我相信这是真话,但是当我要离开金山的时候,我不想跟金山的人有任何瓜葛。王峰出来还要雷军的钱,当小弟没当够啊?
IDG对我较积极。周全见了我,过以宏见了我,张震也对我很好。当时他们捧着我,说你赶紧干吧,我们态度较好,谁都不可能比我们更快了。我离职一个礼拜,就跟他们签好了。一签完,我就去美国了。
我沿着美国东海岸玩了一个月,从纽约、华盛顿到迈阿密,一个一个往下走,挺开心,晒得黑黝黝的。那时候,创业的事肯定是定下来了,但怎么干,不知道。圣诞节的时候,我到了波士顿,全美国都在狂欢,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寂寞,就在这一天,我想回来了。
现在看来,我这钱也是稀里糊涂拿的。其实,我离职之前公司内部还有另外一种方案:拿你在公司非上市前的将近1000万估值的股票做一个金山子公司,你占5-10%的股份,用金山的品牌做一家公司。我告诉你,我像傻逼一样认真对待,但后来董事会没有同意。
我出来创业不容易,被拦了一道又一道坎。我离职的时候是签了竞业禁止协议的,所以理论上我在当年是不能创业的,如果要起诉我,我也面临风险。金山曾有某人去找过IDG,IDG就来跟我说,你小子还有这么回事啊。从美国回来以后,大概在2007年三四月之间,钱还没有到账,我就找雷军聊过一次。我必须承认,当时他放了我一马。
在金山十年,几乎每年生日都是雷军给我过的。2007年1月28日,这一次,他们心里也微妙,没心思帮我过生日,就想着王峰又要挖谁了。我成了他们心里较大的敌人,兄弟一夜之间反了,就变得很恐慌,到处在谈话,问你是谁的人。你没想到,当你脱离掉那个体制以后,面临的是另外一种社会关系,而且曾经你较好的合作伙伴变成另外一种较微妙的关系。人生的精彩,我就是这时候感觉到的,但是你发现,你敢于做那个无畏的我了。
这一年生日,我在大学校园里办了一个生日宴,也算是告别礼。来了几十号人,坐了十几桌,大家很感慨。没有求伯君和雷军。我的感受也很复杂,不能叫内疚,应该算遗憾吧。选择辞职之前,内心蛮挣扎的,曾经无数次地回想过去,心里很纠结。那种忍是按天来忍的,那是较痛苦的,因为你太习惯那种生活了,你是认真的,不是混的。但是有一点,你决定了,就没办法了。这些情绪很快被你的信念所灭,因为你已经选择了无畏的我。
古惑岁月
我在四川出生。我妈跟我讲,我出生那一年,1969年,是重庆武斗较厉害的时候。重庆是较大的兵工厂基地,外面叮叮咣咣的枪炮,全是,各个工厂的工人把枪端上来干,完全打疯了。我妈说,你出生在枪林弹雨里。我O型血、水瓶座,其实是很好合作的人,但小时候的环境可能对我影响比较大。我身上真的是有野性,很早就有人跟我说,王峰你身上有一正一邪。邪未必说我做了坏事,但我肯定不是那么严谨的书卷气。
我们家是兵工厂的孩子,跟北京大院也差不多。从小到大什么环境呢?天南地北。有人家从上海来,有人家从东北来,有人家从山东来,有人家从包头来,也有人家是本地的。口音杂啊,你一听,邻居什么口音都有,所以极容易形成冲突。
父母一天到晚打架,小孩也一天到晚打架。你不打架,在学校是混不下去的。我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亦正亦邪。坏孩子拉着我说抽烟去,好孩子来跟我讨论数学题。所以,王峰是个两面性很强的人。跑到夜店,很high,豁出去了。跑到一个会上,很内敛,像是书生气很重的人,甚至很害羞。遇见哪样的人,我就成了哪样的人。在我心里,一面火焰一面海水,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这是一种生存智慧。
我是中学老师出身,一干就是六年。1995年7月10日左右,我把我们那个班的课程安排给一个高三的数学老师,自己拎个包就来了北京。我什么也没有,没有同学,没有朋友,特别恍惚。我觉得我疯了,来这儿干什么?我当时就想两条路,要么海南,要么北京。我一想,我还算念过点书有文化的,北京踏实点,在海南被捅死了都不知道。
1995年8月,我从人民教师的讲台来到街头,帮人卖保健品。靠前个月工资180块。后来我看老罗的《我的奋斗》,发现兄弟还真像,以后一定要跟他喝酒。他1995年在中关村图书城混的时候,我也在那混过。我卖保健品就在图书城的海淀药店,大概站过两三个月点儿呢。对面有中国书店,我当时站完点就跑到外面去翻书,还买了一本研究生入学考试指南,不行就考研。卖保健品的小孩素质都很低,晚上跟他们喝完酒,回家以后还看研究生英语,他们说,神经病。
王峰出生在1969年的重庆三线兵工厂大院。他的性格里既有书卷气,又有枪林弹雨的江湖气。
后来有人跟我说,王峰我觉得你是个没安全感的人。啊,你怎么这么看我。但我后来仔细想了想,他可能说得有道理。我心里是惶恐的,多少会做些后手的准备,会提前有所考虑,我会提前想它较坏是什么样子。就像后来创业,很快第二年就二次融资了,原因很简单,我觉得现金要足够。
熬了几个月,我自己找到了货源,就跟人合伙做了个公司,相当于创业。三个人合伙凑钱,我把家里攒给我结婚的三万块钱要出来,入了股。
这个公司的治理结构很简单,出钱较多的董事长,出钱第二多的总经理,我出钱较少,销售部经理。我就跑啊,往山东跑,往新疆跑。跑到新疆石河子、塔城、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全跑遍。一个人,像飞侠一样。这几个人都很土,就知道做生意、做销售,然后省下利润攒钱,每个月把我们零售赚到的钱汇给几个老大。我干了整整两年,那两年我几乎每天吃方便面,还是两毛五一袋批发价的华龙方便面。较惨的一次,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
1996年冬天,12月份,我押了十箱的货到新疆。一出站,货超重了,我想十箱可怎么拿啊。当地有个乌鲁木齐人,说我帮你,结果出门就把东西拿走了。我要追,检票员拦我,说要交超重罚款。等我交完罚款,十几分钟过去了,人早就没影儿了。
正是冰天雪地的时候,漫天飞着雪花,只要一出门,就知道外头风有多大。我戴着我父亲年轻时候的一条红围巾,一走出去,哗,红围巾被吹到天上去。我满脑子是懵的,所有的货、衣服和20万的现金都在里面。有声音在我耳边说,有人刚刚进胡同了,你敢进吗?管它,面子靠前,否则那俩兄弟骂死我,说傻逼,哥们儿不跟你玩了。我冲进去,果然看见他在弄我箱子。我上去就把那哥们摁地上了,敢抢我货。那帮公安局的都看呆了,说你小子真牛,气焰太嚣张了,有种。我原来一个人民教师啊,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人,邪的一面出来了,都是环境塑造的。
那天晚上我没敢出站,出去被捅了都有可能。当时的感觉是,这辈子再也不想创业了。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我把十箱货扔到车顶上,直接上了长途车。我一边把东西往上扔,一边想,我怎么成了这么一个人。那完全是另外一个自己,你刚打过流氓,你比流氓还狠,像悍匪一样,车上的人都不敢惹你。过夜车很慢,我一个人坐着。窗户外头是新疆的戈壁滩,又长又开阔。半夜的时候,天上的星空一片蔚蓝,美极了。我安慰自己说,人生这么壮美,自己还是很潇洒的,像个行走江湖的大侠,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1997年1月,我去了一趟青岛。合伙人说,这两年咱们都没挣着钱。我不知道真假,我也没法知道我们赚了多少钱。我把所有的账都结了,拿回本金,不干了。我买了早上6点钟的火车票,准备回北京。那天早上,我醒得特别早,一个人跑到海边待了两小时。当年怀抱一腔热血离开家乡,怎么混成了这样子?你也不知道你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因为你变成悍匪了。倒也没有惧怕感,因为在海边的那两小时,我已经超级平衡了,我想,我重新是我自己了。
1997年2月19日,我回了北京,准备找个地方,看看有没有招聘IT的工作。结果当天,邓小平去世的消息出来了。我一个人跑到天安门,工作也不找了,天天看电视,很哀伤。这样过了一周,我参加了我人生的靠前次正经面试。面试我的人跟我同龄,是雷军。我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金山生涯。
我明显觉得,在金山跟我一起打工的很多人,都过于书生气。这可能是我在金山迅速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学数学和教书出身使我愿意总结和分享,这样的性格在一个团队里沟通会很好。再一个,我很早就经历过肉搏战,放得下。很多纯程序员出身的人,要跨过这一步很难很难。这样一来,我从做业务到管项目,走得比一般人快一点。

作者:杨建明2239次浏览

作者:匿名2325次浏览

作者:雷晓宇3042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