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泥垌村民林嘉生告诉记者,宝钢特钢气阀钢产品在市场上获得越来越多高端用户的青睐

近日,河北钢铁集团邯钢公司330余吨高强度耐候钢Q450NQR1交付武汉某用户使用,用于制造火车车厢。这是公司成功开发该产品以来首次实现批量供货,将成为公司热轧产品新的效益增长点。  据悉,高强耐候钢具有强度高、低温冲击性能高、耐大气腐蚀的特点,主要用于铁道、桥梁、塔架等长期暴露在大气中使用的钢结构。近年来,铁道货车用钢材已普遍采用高强度耐候钢代替普通耐候钢。  去年,公司生产的Q450NQR1和09CuPCrNi-A两个牌号高强度耐候钢顺利通过了铁道部认证。认证通过后,公司销售人员积极加强产品市场开拓和推广。经过不懈努力,于今年4月份首次实现Q450NQR1试用供货。经用户试用,公司耐候钢产品表面质量、尺寸及力学性能等各项指标均符合相关标准和使用要求。该用户在6月份再次签订了330余吨高强耐候钢Q450NQR1合同,并期望与公司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日前,由全球知名气门制造商爱三采用宝钢特钢SUH3、SUH35气阀钢产品生产的气门,成功搭载在丰田新一代致炫、威驰、花冠、卡罗拉等多款车型的发动机上。至此,宝钢特钢已与国际前五大气门制造商天合、伊顿、富士、爱三、马勒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  气阀钢作为制造内燃机进排气门的材料,普通乘用车单车使用量仅800克左右。但其承受着高温、高压、高腐蚀的苛刻使用环境,是保证发动机安全运转的关键材料。  自2005年开始,宝钢特钢将传统产品气阀钢重新列入重要产品序列,并经过大规模的设备改造,为高品质的气阀钢磨光棒材生产创造了条件。从2006年开始,宝钢特钢气阀钢产销研团队积极与国际第二大气门制造商美国伊顿公司展开紧密合作,凭借稳定的供货能力和产品研发能力,逐渐成为伊顿在中国最大的气阀钢材料供应商,并从2011年开始,向伊顿在欧洲的工厂供货,而且连续多年获得伊顿亚太区最佳供应商奖项。近年来,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日系汽车纷纷调整战略,加大零部件材料本土化率,以提高自身产品竞争力。宝钢特钢气阀钢产销研团队抓住机遇,积极跟进日系汽车发动机相关新项目,产品成功打入日系汽车市场。  近年来,宝钢特钢产销研团队紧密贴近市场,不断开发新品,实现了从马氏体到奥氏体再到气阀合金的全系列产品覆盖。凭借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和新品研发能力,宝钢特钢气阀钢产品在市场上获得越来越多高端用户的青睐,自2010年,先后与马勒、天合、富士建立合作关系。随着日系汽车市场的成功开发,宝钢特钢在气阀钢中高端市场上进一步占据优势,并以年产量1.1万吨跻身为全球第四大气阀钢生产商。目前,宝钢特钢气阀钢已广泛搭载在国内中高端美系、德系、日系以及自主品牌车上。

作为广东阳春市最大的企业,拥有3000多名员工的阳春新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钢铁厂”),是当地最大的纳税户,每年向阳春市纳税亿元以上。然而,如此规模的企业,距离村庄仅几十米,投产数年仍未通过环评;附近村庄的村民买桶装水度日已多年;钢厂建设导致排水渠堵塞,百亩以上农田被淹多年。  百亩农田受淹丢荒  新钢铁厂区位于阳春市潭水镇双凤村,该村乌泥垌自然村的房屋,离厂区最近的不足50米。6月25日,天气晴朗,之前约10天都没下雨,但通往乌泥垌村的唯一村道积水几十厘米高,行人、摩托车通行艰难,积水村道旁大片农田荒芜。乌泥垌村民林嘉生(化名)介绍,新钢铁厂2008年开始建设,黄泥覆盖田地、泥土堵塞排水渠等问题逐渐浮现,乌泥垌村约170亩农田、200亩旱地受影响。2009-2011年,当地政府对受影响的农田按每亩800元的标准进行赔偿,但2012年至今,赔偿不见踪迹。林嘉生告诉记者,村民每年都向潭水镇政府反映农田受损一事,每次都得到会有赔偿的答复,但最后都没落实。  位于乌泥垌村上方的担干塘自然村距离新钢铁厂不过几百米,村民吴天来(化名)告诉记者,自排水渠被堵塞后,担干塘村有近百亩农田常年被水淹。吴天来说,刚开始村民还会在田里种水稻,但快要出稻穗时,一下雨农田就被淹,有时积水高达1米多,导致失收,所以这片农田只能丢荒。2011年以来,村民一直向镇府反映农田受淹的问题,但至今情况未有改善,村民也从未获得赔偿。  6月26日,潭水镇党委委员兼党政办主任钟力称,乌泥垌自然村每年每亩800元的赔偿“算赚了,如果种田,肯定没这个收入”。新钢铁厂原本规划建设一条新排水渠,施工队本已进驻并建好了一段,但因乌泥垌村的几块地征不下来,所以不了了之,“对担干塘村确实有一定影响”。钟力强调,担干塘村民的赔偿要求镇府很重视,“但赔偿问题阳春市政府说了才算”。阳春市政府派出多个工作组实地调查,最后认为对担干塘村的影响不是很大,“农田就被淹几个小时,以前没有新钢铁,也有些农田受淹”。但钟力认为:“说新钢铁对担干塘村一点影响都没有,也说不过去。”  空气井水均受影响  近在咫尺的污染是乌泥垌村民最担心的问题。新钢铁的厂区距离乌泥垌村房屋最近的不足50米。村民林清然(化名)告诉记者,有时半夜会被钢铁厂排出的气体呛醒;屋顶、窗户、蚊帐顶、地板上等,随处可见从钢铁厂飘来的银白色金属粉尘,夜晚灯光照射,像下雪一样;以前乌泥垌村很多村民种桑树、养蚕,但自从新钢铁建成后,粉尘洒落到桑树上,就养不了蚕了。  饮水也成了乌泥垌村人的一大困难。林清然告诉记者,乌泥垌村每家每户一口井,三四年前开始,井水有异味。应村民要求,阳春市有关部门到乌泥垌村取样检测,结果显示井水部分指标超标,村民随后接到立即停止饮用井水的通知。当地政府抽干了井水并消毒,之后宣布井水检测合格。但林清然“还是不太相信(井水)合格”,多数乌泥垌村民都持如此想法,从此靠买桶装水度日。一些舍不得花钱买水的老人,隔两天就要经过长年积水的村道,到村外有自来水的小店拉水。一位76岁老人告诉记者,她到村外拉水,摔倒过几次。  6月26日,阳春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长麦北荣介绍,新钢铁厂的环保设备比较齐全,建立了自动监测系统监测废气排放,数据显示符合国家排放标准。  钟力称,新钢铁厂花了几千万元建设脱硫设备,污水处理设施也花了很多钱,所有污水都回收利用。但2012年的一天,新钢铁厂的污水设备坏了,一些未经处理的污水排放了两三  个小时,周边村庄的井水确实超标,但政府马上采取了措施,通知村民不要喝井水,并发放了一批桶装水,“光这次,政府就花了20多万元”。经过处理后,井水的检测是合格的,是可以饮用的。  投产数年未过环评  今年1月,新钢铁厂被群众举报生产手续不齐全,国家相关部门调查证实了举报内容。国家工信部将新钢铁厂从符合《钢铁行业规范条件》的名单(俗称“白名单”)中剔除。  根据国家的相关标准,钢铁行业中的炼铁厂,卫生防护距离至少1000米以上。当地村民质疑,距离村庄如此近的新钢铁厂,是如何通过环评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通过环评?  对此,麦北荣表示,他接手这块工作不久,对一些情况不太清楚。环境监察大队的副队长则告诉记者,当地环保部门多次对新钢铁厂发出责令整改通知书,但环评现在有没办下来,并不清楚,“因为那么大的企业,需要国家批,听说正在办”。  阳春市环保局局长陈少明则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新钢铁厂的单项环评已获批,但总的环评还在环保部审批。他强调,不是环评没通过,而是在走程序,“很快就会批下来了”。  村庄整体搬迁迟缓  钟力告诉记者,他从2008年开始就参与新钢铁的征地工作,列入征地范围的共有1200亩土地,5年来已经征了约1100亩,还剩100多亩没征。钟力表示,新钢铁离乌泥垌村那么近,肯定有影响。政府2009年就决定整体搬迁包括乌泥垌村在内的几个村庄,现在就剩乌泥垌村没搬迁。乌泥垌村民林嘉生告诉记者,全村35户中,目前只搬迁了5户。林嘉生说,村民认为迁入地离镇区还有三四公里,比较偏僻,同时补偿也未能与政府达成一致,所以迟迟未动。  2012年之前,当地征地补偿标准是2万多元一亩。现在根据新的政策,征地过程中需要提留10%的土地作为农村集体留用地,折换成货币,加上2万多元一亩的补偿,每亩征地能获得的补偿提高到6.5万元。钟力认为村民有“再等几年,补偿可能更高”的想法,所以导致搬迁迟缓。  钟力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新钢铁厂占地约5000亩,目前建成两期工程,原本计划建设第三期工程,但由于这几年钢铁行业市场低迷,企业没有上马第三期工程的条件。“政府做了那么多年征地、搬迁等工作,也烦,也想停一停”,所以,2013年以来,政府少做相关工作。钟力认为,以前政府找村民做工作多,每户不少于10次上门,这两年政府没那么积极了,村民就开始心急了,“毕竟住在那里,走路难,饮水难,噪音又大,还可能有污染”。钟力表示,如果村民有搬迁的意愿,政府还是会想办法,“反正迟早都要搬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