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有关部门把重点放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重点区域完成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任务后

  中新社北京5月5日电 (
阮煜琳)中国蓝天保卫战进入攻坚阶段,钢铁行业将成为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  为推动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中国生态环境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近日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根据行业排放特征,对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大宗物料产品运输,分门别类提出指标限值和管控措施,实现全流程、全过程环境管理。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2018年粗钢产量9.28亿吨,占世界粗钢总产量的51.3%。钢铁行业工艺流程长、产污环节多,污染物排放量大。目前钢铁行业已成为中国主要的大气污染排放源之一。  近年来,通过采取结构优化、重点地区企业异地搬迁、强化末端污染治理等措施,中国积极推进钢铁行业大气污染物减排工作,取得重要进展。2013年以来,中国共淘汰落后和过剩钢铁产能2.1亿吨,取缔地条钢1.4亿吨,这些措施使得在全国钢铁产量上升的同时实现了污染物排放总量下降,但由于钢铁行业总产量巨大,排放水平参差不齐,行业总排放量依然高企不下。  据测算,2017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为106万吨、172万吨、281万吨,约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2017年,中国钢铁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已超过电力行业,成为工业部门最大的污染物排放来源。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分析指出,除排放量大以外,中国钢铁产业布局集中也是影响区域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中国钢铁产能布局主要集中于大气污染相对严重的地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的钢铁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55%,其平均PM2.5浓度也比全国平均浓度高38%左右。  钢铁企业排放对城市空气质量有显著影响。监测显示,目前中国钢铁产能前20位的城市空气质量无一达标,平均PM2.5浓度比全国平均浓度高28%。贺克斌说,由于钢铁行业在重点区域相对更为集中,超低排放改造将在重点区域产生更大的环境效益。  《意见》提出,对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加大税收、资金、价格、金融、环保等政策支持力度。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表示,蓝天保卫战进入攻坚阶段,钢铁行业成为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意见》中提出的超低排放具体指标要求,可以看作是钢铁企业高质量发展的起点,在此基础上,企业还可以根据自身条件采用方案中鼓励实施的技术,以及方案中没有提到的先进技术实施改造,以实现更高质量的超低排放。  专家指出,《意见》的实施将稳步改变中国钢铁行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降低钢铁行业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显著改善环境空气质量。据初步测算,到2025年,《意见》任务全面完成后,将带动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削减61%、59%和81%。

  虽然钢铁行业去产能结果显著,但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和结构优化调整的步伐并没有停止,这一次有关部门把重点放在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并加大税收、资金、价格、金融、环保等政策支持力度。  生态环境部、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五部委日前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要求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有效提高钢铁行业发展质量和效益,大幅削减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促进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为打赢蓝天保卫战提供有力支撑。  根据《意见》,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污染源原则上分别不高于10、50、200毫克/立方米;物料储存、输送及生产工艺过程采取密闭、封闭等有效措施,实现无组织排放有效管控;大宗物料和产品采用铁路、水路、管道等清洁方式运输,清洁运输比例不低于80%。  《意见》提出,对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加大税收、资金、价格、金融、环保等政策支持力度,强化企业主体责任,严格评价管理,强化监督执法。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钢铁行业是我国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粗钢产量9.28亿吨,占世界粗钢总产量的51.3%。钢铁行业工艺流程长、产污环节多,污染物排放量大。  生态环境部介绍,2013年以来,共淘汰落后和过剩钢铁产能2.1亿吨,取缔地条钢1.4亿吨,这些措施使得在全国钢铁产量上升的同时实现了污染物排放总量下降,但由于钢铁行业总产量巨大,排放水平参差不齐,行业总排放量依然高企不下。  据测算,2017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为106万吨、172万吨、281万吨,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随着环境治理力度不断加强,特别是燃煤电厂实施超低排放以来,火电行业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度下降,2017年钢铁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已超过电力行业,成为工业部门最大的污染物排放来源。  同时,钢铁行业是货物运输量最大的行业之一,我国钢铁行业货运量为40亿吨以上,占全国货运总量1/10左右。与国外钢铁行业以铁路和水路运输为主不同,我国钢铁行业主要依靠公路运输,运输过程中的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非常突出,占钢铁企业自身排放的20%以上。  除排放量大以外,我国钢铁产业布局集中也是影响区域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我国钢铁产能布局主要集中于大气污染相对严重的地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的钢铁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55%,其平均PM2.5浓度也比全国平均浓度高38%左右。大量钢铁行业的集中排放加重区域大气污染。  生态环境部介绍,我国钢铁产能前20位的城市(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51%)无一空气质量达标,平均PM2.5浓度比全国平均浓度高28%。2018年168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倒数前7位的城市,钢铁企业都对本地环境空气质量产生重要影响。  其中排名倒数第2位至第7位的石家庄市、邢台市、唐山市、邯郸市、安阳市和太原市,均为全国钢铁产能前20城市,粗钢产能分别为1200万吨、700万吨、1.33亿吨、4300万吨、2100万吨和1600万吨。空气质量排名倒数第1位的临汾市,虽钢铁产能不在前20城市排名之中,但拥有钢铁企业11家,由此可见,规模小、排放高的企业集中对城市空气质量影响更为明显。  “钢铁行业仍有较大减排空间。”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在此间表示,与日本、德国、韩国等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钢铁行业污染控制水平和环保管理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尤其是占颗粒物排放50%以上的无组织排放,吨钢颗粒物无组织排放量我国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以上。作为超过全球产量1/2的国家,我国亟需对标国际先进水平,实现钢铁行业排放的大幅削减。  贺克斌介绍,由于钢铁行业在重点区域相对更为集中,超低排放改造将在重点区域产生更大的环境效益。他说,过去北京、济南等城市开展了钢铁企业异地搬迁工作,对城市空气质量改善起到了积极作用,如济钢搬迁对济南市二氧化硫和可吸入颗粒物年排放量分别削减10%和12%,使济南市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下降0.76,这也从另一方面印证了开展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治理可望取得可观的环境效益。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也对表示,钢铁超低排放方案不是限期达标的强制排放标准,必须从全周期角度综合考量减排效益。超低排放必须重视全过程高水平实施。  “实施钢铁超低排放,是提升钢铁行业形象,实现与城市、社会和谐共融的有力抓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展与科技环保部主任黄导认为,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有利力更好发挥钢铁企业在能源转化、社会资源消纳功能作用,打造绿色产业链,实现绿色制造的良性循环,实现钢铁与城市、社会和谐共融。

  新华社北京5月5日电题:我国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  新华社高敬  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日前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意见提出,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到2025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基本完成,全国力争80%以上产能完成改造。  钢铁行业成为工业部门最大的污染物排放来源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介绍,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粗钢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钢铁行业总产量巨大,排放水平参差不齐,行业总排放量依然高企不下。据测算,2017年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燃煤电厂实施超低排放以来,火电行业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度下降。2017年钢铁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已超过电力行业,成为工业部门最大的污染物排放来源。  同时,钢铁行业是货物运输量最大的行业之一,我国钢铁行业货运量为40亿吨以上,占全国货运总量1/10左右,且主要依靠公路运输,运输过程中的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突出,占钢铁企业自身排放的20%以上。  专家表示,我国钢铁产业布局集中也是影响区域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的钢铁产能占全国总产能的55%,其平均PM2.5浓度也比全国平均浓度高38%左右。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介绍,“十一五”以来,钢铁行业全面开展治污改造工作,吨钢有组织颗粒物、吨钢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下降了60%和70%以上,但氮氧化物未采取措施、治理水平低、无组织排放严重、重点区域排放总量大等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严重制约了我国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  “钢铁行业仍有较大减排空间。”贺克斌说,与日本、德国、韩国等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钢铁行业污染控制水平和环保管理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尤其是占颗粒物排放50%以上的无组织排放,吨钢颗粒物无组织排放量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以上。我国亟须对标国际先进水平,实现钢铁行业排放的大幅削减。  实现全流程、全过程环境管理  根据这份意见,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是指对所有生产环节实施升级改造,大气污染物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以及运输过程满足以下要求:  烧结机机头、球团焙烧烟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时均值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其他主要污染源原则上分别不高于10、50、200毫克/立方米;  物料储存、输送及生产工艺过程采取密闭、封闭等有效措施,实现无组织排放有效管控;  大宗物料和产品采用铁路、水路、管道等清洁方式运输,清洁运输比例不低于80%。  李新创表示,钢铁工业是流程工业,生产工艺环节众多,因此钢铁行业超低排放与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的区别就是必须钢铁生产全流程所有生产环节全方位满足超低排放的要求。钢铁企业实施超低排放改造,既要实施有组织排放改造,更要注重无组织排放治理和运输方式的清洁化改造。  超低排放改造将显著改善空气质量  意见提出,对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加大税收、资金、价格、金融、环保等政策支持力度,强化企业主体责任,严格评价管理,强化监督执法。  专家指出,这份意见体现了管理的差异性,在重污染天气应对期间,对未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企业实行严格管理;强调依法推进,明确达标排放是法定责任,超低排放是鼓励导向,对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企业给予相应政策支持;强调可操作性,要求钢铁企业制定“一厂一策”治理方案,严把工程质量,确保长期连续稳定运行。  贺克斌说,钢铁行业实施超低排放将稳步改变我国钢铁行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降低钢铁行业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显著改善环境空气质量。  他说,据初步测算,到2025年,任务全面完成后,将带动钢铁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削减61%、59%和81%。由于钢铁行业在重点区域相对更为集中,超低排放改造将在重点区域产生更大的环境效益。重点区域完成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任务后,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总量将在目前的基础上分别削减14%、18%、2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