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2019年钢铁电商会怎样发展,今年钢铁行业的环保之路怎么走

CMN今年是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关键之年,打赢这场攻坚战,对钢铁行业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推进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改造。今年钢铁行业的环保之路怎么走?代表委员们有何观点和建议?《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让您一图速览——提示:点击下方图片可查看大图

  “结合全球铁矿石供求平衡格局来看,近期巴西淡水河谷溃坝事件影响被明显扩大化,铁矿石价格存在高估,高价不可持续。”全国人大代表、华菱钢铁董事长曹志强向上证报表示。  近期,受巴西淡水河谷溃坝事件影响,铁矿石价格出现波动,进口铁矿石价格快速升至95美元/吨,比溃坝事件发生前上涨约20美元/吨。  回到钢铁行业的发展现状,曹志强认为,钢铁企业进一步降杠杆、降本增效、优化结构、深化改革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使命依然。今年全国两会,曹志强带来多项建议,提出要巩固“去产能”成果,促进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并建议进一步支持实体企业直接融资。  铁矿石价格被高估  近期,进口铁矿石的价格波动备受业界关注。  曹志强认为,短期矿价的快速拉涨,更多来自市场情绪的放大。首先,春节期间,布鲁图克尾矿坝矿权遭取消、图巴朗港口被关闭,引发了市场对巴西政府进一步加强对淡水河谷以外所有采矿业监管的担忧,并非理性行为;其次,市场炒作巴西发运量会大幅下降,目前已经被证伪。  巴西外贸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月份,巴西铁矿石出口量为2890万吨,同比增长21.6%。前期被关闭的图巴朗港口已经恢复正常营运,当前的发运量甚至高于去年同期。  “淡水河谷溃坝事件后,市场预期铁矿石供应将比2018年偏紧,铁矿石的价格均值将高于2018年的水平。但铁矿石价格抬高到一个平台后,国内铁矿石和国外其他矿山的供应增量预期也会提高。”曹志强说:“根据我们的测算,综合考虑全球低成本矿的扩产空间、国内矿供给增长预期、国内废钢的供应增量,2019年铁矿石供应的缺口在2400万吨左右,远低于市场预计的4000万至5000万吨的供应缺口。而缺口部分,还可以通过港口1.4亿吨的库存来调节。即使铁矿石缺口全部由高成本矿补充,因成本曲线上移带来的矿价中枢上移仅是5美元/吨左右。”  建议巩固钢铁“去产能”成果  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成效显著。数据显示,2016-2018年,钢铁行业累计化解产能1.5亿吨,全面取缔地条钢1.4亿吨,提前完成“十三五”确定的目标,去产能任务基本完成。  曹志强认为,随着去产能、取缔地条钢、加强环保监管等工作的不断深化,钢铁行业供需短期内保持了基本平衡。但中长期而言,随着中国工业化、城市化基本完成及经济结构的调整,钢材消费强度将逐步下降,钢铁行业未来仍将面临产能过剩的竞争格局。  “坚决淘汰落后产能、严禁新增产能、严打地条钢、严格规范产能置换是我国钢铁业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也是我国由钢铁大国向钢铁强国转变的前提。”曹志强表示。  不过,地条钢死灰复燃迹象依旧存在。据统计,2018年中钢协共接到关于地条钢的举报89起,全国合计160余起,涉及粗钢产能超过1000万吨,呈现监管难度加大、甄别能力缺乏、处罚力度不够的问题。  此外,2018年全国六大区域近40家钢铁企业进行了产能置换项目公示,但部分企业未严格遵守置换办法,违法违规建设产能的行为并未完全杜绝。  就此,曹志强建议,建立遏制地条钢死灰复燃的长效机制;维护供给侧改革成效,加强对产能置换的审查和专项抽查;坚决贯彻“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发挥政府对市场失灵的纠偏作用。  多途径降低负债率  过去几年时间,华菱钢铁在去杠杆、降低资产负债率方面取得突出进展。“华菱钢铁采取了多种途径降低资产负债率,今后还将持续推进。”曹志强向上证报表示。  2018年底,华菱钢铁公告,公司拟通过市场化债转股方式,引入机构对旗下三家子公司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公司将结合发行股份及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子公司少数股权及湖南华菱节能发电100%股权。  具体来看,根据初步安排,公司拟引入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对三家子公司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和华菱钢管(合称“三钢”)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公司拟向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发行股份购买其所持有的“三钢”少数股权,预计交易金额30亿元左右。  同时,公司拟向华菱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涟钢集团和衡钢集团购买其持有的“三钢”少数股权及华菱节能100%股权,预计交易金额70亿元左右。  今年全国两会,曹志强提出了关于支持实体企业直接融资的政策建议。曹志强指出,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都是长期任务,当前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仍然较高。以钢铁行业为例,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钢铁行业上市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1.12%,仍然高出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10个百分点以上。  另一方面,被标上“两高一剩”标签的钢铁行业,直接融资不畅的现象更为普遍。  就此,曹志强建议放松股权融资规模、定价和锁定期等方面的政策限制;适当放宽股权融资的募集资金用途限制;打通银行间和交易所两个债券市场,实现两个市场资金融通使用。

  当钢铁电商经历了被狂热追捧、大把大把“烧钱”的时代,其功能和作用现已不再令业界迷醉,所带来的更非一次“颠覆式革命”。  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下称“中金协”)副会长兼秘书长陈雷鸣说:“这两年,钢铁电商有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尤其2017年是逐步回归理性的发展期。2018年,钢铁电商企业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分化和淘汰。而2019年,钢铁电商将走进发展的新时代。”  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在经历了“热电商、冷思考”之后,大家变得理性多了,起码不那么疯狂了,能更加理性看待电商的作用,没有那么多资金介入了。而且对其界定也没有过去那么狭隘,变的很宽泛,这也是其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新业态。  在他眼里,钢铁电商只是基于“钢铁+互联网”的一个工具,不能过分夸大功能而忽略其植根产业链和服务产业链的根本。就如同高速公路,并不适合每家都去建,完全可借助其它公路达到目的。  而就在四五年前,当整个钢铁行业身处严冬、找不到方向,没有出路的时候,几乎所有钢厂都认为只有电商能一下子把行业带出困境。于是,电商成为了一棵救命稻草,功能被无形夸大。2014、2015年,钢铁电商迎来集中爆发期。  1992年成立至今,中金协已历时27年。作为现任中金协副会长兼秘书长的陈雷鸣,自2006年步入钢铁行业以来,已有13年时间。近日,经济观察报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以他的视角来观察当今中国钢铁电商的发展。  |访谈|  经济观察报:去年钢铁电商经历了什么?  陈雷鸣:2018年,是钢铁电商非常明显的分化淘汰期。第一,该定位的定好位了,各自专注在某一两个特色板块,提供优势服务;第二,好的越来越好,不好的渐渐退出,甚至销声匿迹了;第三,有的已变成贸易商,或转型其它。也就是说,去年钢铁电商一方面是在分化,另一方面在淘汰,加速洗牌。  钢铁电商应该是能整合上游资源和下游需求的,但现在功能出现分化,有的以信息服务为主,有的以互联网金融为主,有的甚至除了钢铁外还波及到生活资料。但由于各个钢铁电商企业背景不一,体量、布局及模式有所不同,各自打法和套路也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有种说法是,钢厂不赚钱时会依托电商,赚钱时就冷了电商。这有一定道理。因为钢厂大赚,就不会过分依赖钢铁电商渠道做销售。其次,很多电商平台往下游产业链的延伸服务功能达不到钢厂要求,再加上很多钢厂也在做平台。这自然会对中间环节电商平台造成影响。  去年,钢铁电商企业还是比较平和的。因为平台早已建好,该盈利的盈利了,该淘汰的淘汰了,该转型的转型了。大家没那么急功近利了。经过几年发展,大家包括钢厂对电商的看法也更加理性。  不过仍有个偏见:原来钢铁电商号称300多家(实际上真正具备电商要素功能的也有一百多家),去年淘汰了不少,很多人认为钢铁电商不行了。其实并非如此,而是平台进入了理性发展期。整体来看,政策利好仍在释放,钢铁行业发展形势还是不错的,电商也必然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经济观察报:预计2019年钢铁电商会怎样发展?  陈雷鸣:2019,钢铁电商将走进一个发展的新时代。我称之为“新电商、新融合、新赋能”时代。  前几年,电商平台进行了功能开发和建设,走过了平台打造期。现在已经步入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在深度融进钢铁产业链的上中下游。这是很明显的一个特征。况且,在经历了这一轮分化淘汰后,能活下来的基本都找到了位置。下一步更重要的是如何更好融进实体经济,真正成为产业链的一部分,赋能钢铁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钢铁现代产业链的构建,只有融进去,成为其中一环,才能更好生存下去,而非以往纯贸易商式的简单买卖。所以钢铁电商与产业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就至关重要。  2019年,行业正在走进新融合时代。电商在整个钢铁产业链中的用途越来越广泛和深入。而且大家不再关注平台的打造以及到底是谁家的了,而是将其看成了一种工具。  电商就如同一把“宝剑”,武林高手用得好,就会如虎添翼。从传统钢贸到新型电商,就是一个由“木棍”变“宝剑”的过程。未来,钢铁电商在助力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作用会越来越大。  经济观察报:未来将如何洗牌?  陈雷鸣:未来存活下来的综合性第三方钢铁电商企业可能仅是个位数,但不排除地方区域性平台和垂直电商平台,它们有一定生存空间。尽管如此,数量肯定不会多,不排除它们与大型平台合作,也有可能进行整合和兼并,整个行业变的更加集中。  不过,目前这种区域性钢铁电商平台不太多,也不太好发展。这部分主要是指第三方的区域性平台。  中国钢铁电商做的比较好的应该是欧冶云商,在其大的布局完成后,前景看好。尤其是在钢厂主导下,凭借多种优势整合下游,会更有利。但贸易商的电商平台要整合就难很多,因为本身资金、能力有限,往上缺乏资源、往下抓不住需求,银行又不给贷款,或贷的很少。  未来两年,钢铁电商还不能完成洗牌。相互整合会比较艰难,或者说不会那么快,起码两年内在全国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还不太容易。  因为整合小的钢铁电商也需要一个过程,单纯靠市场机制退出会更缓慢。一方面,小的区域性钢铁电商平台可能会继续靠自身实力,照样存活下去;另一方面,大的电商平台服务功能延伸也是一个问题,这取决于其发展实力,比如资金、技术和服务等能否覆盖到这些地方。  应该说,未来三到五年有可能完成洗牌。  从长远来看,整个行业还是要沿着高质量发展之路向前走的。钢铁产量肯定会有所控制,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的电商平台,不仅如此,贸易商也会逐步减少。这对钢铁电商将会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未来大家都不再谈论钢铁电商了,它就成功了。当然要走到这一步,还需要几年时间。  经济观察报:中金协怎样引领钢铁电商发展?  陈雷鸣:2015年7月,我们与五矿、天物大宗、欧冶云商等十几家钢企、电商平台召开筹备会,大家一致认为成立钢铁电商专委会的路子是对的,同年12月在北京正式挂牌。  首先,中金协钢铁电商专委会要走在前面,第一,聚焦如何服务整个产业链,引领行业深度整合、融合发展。  第二,我们联合多家钢铁电商成立了区块链联盟。2017年,我们就启动了这方面研究工作。目前,正在打造一个“互联网+区块链+大数据+钢铁产业”模式。  这是钢铁电商和实体经济未来的一个非常好的结合点。我们应用区块链技术,利用互联网功能,为钢铁产业实体经济在风险防控、信用建设、大数据研究等方面,提供助力。同时,我们通过大数据研究来进一步指导行业发展。  下一步,我们要把钢铁区块链这个平台建设好,加快对其主要功能的研究,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动作。2019年会在这方面进一步发力。对整个行业发展来说,应该是意义很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