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钢铁集团计划在通州湾示范区建设精品钢生产基地,不管是西钢集团还是西宁特钢

  2018年7月30日,南通市人民政府和中天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通举行。中天钢铁集团计划在通州湾示范区建设精品钢生产基地。  南通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陆志鹏出席签约仪式并讲话。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徐惠民,中天钢铁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董才平签署合作协议。  2019年1月19日中天钢铁集团(南通)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正式颁发,注册资金50亿元。  中天钢铁是国家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集团,是全球最大的优特钢棒线材精品基地(泰科钢铁小编注:2017年中天钢铁完成炼铁1033万吨、炼钢1036万吨、轧材1035万吨,实现营业收入1220亿元,实现了“三个一千万吨”的历史性突破)。集团无论在绿色发展的理念和水平上,还是在产品的品牌和品质上,都处于行业第一方阵。  南通精品钢项目将高起点、高标准、高定位地规划建设,做到工业装备一流、生产技术一流、品牌品质一流、环保指标一流,单位综合能耗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集团将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通过省、市、企业三方共同努力,建成江苏制造的新名片。  作为通州湾的开港项目,中天钢铁项目将对通州湾出海新通道建设发挥重要支撑作用,同时也将受惠于通州湾“大进大出”的出海通道,两者互促互进、相辅相成。  南通将致力于打造重商亲商安商的良好营商环境,为中天钢铁“打造百年老店”当好“店小二”,主动服务、靠前服务,推动项目早日从“纸上”落到“地上”,从投入变为产出,从扎根走向壮大。

  从梅山钢铁获悉,近日,宝钢股份在梅钢召开梅钢公司干部宣布会,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邹继新出席会议并讲话。从会议中获悉,宝钢股份党委组织部宣布梅钢主要领导任职情况:推荐储双杰为梅钢公司董事并为董事长(兼)人选,委派其任梅山公司执行董事(兼)。聘请施兵任宝钢股份总经理助理,推荐其为梅钢公司董事并为副董事长人选,推荐其任梅钢、梅山公司总经理,任命其为梅钢、梅山公司党委书记。

    来源: | 2019-02-23 10:15
|作者:王金龙  2018年,钢铁行业延续了2017年的盈利趋势。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钢铁行业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  相比之下,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宁特钢”,600117.SH)则多少有些尴尬,2018年,该公司预计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而截至2月22日,在已公告年度业绩预告的钢铁上市公司中,西宁特钢是少有的预亏企业。  2月21日,西宁特钢方面向《中国经营报》回应表示,业绩亏损主要是基于采购成本升高以及环保升级改造、化解过剩产能即淘汰落后产能多方面原因所致,详细情况以公告为主。  了解到,在亏损的情况下,西宁特钢正计划处置多项资产。公告显示,西宁特钢将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矿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矿冶公司”)部分股权,其中51%股权转让给西宁特钢控股股东西钢集团,19.5%股权在青海产权交易市场公开转让。  “逆势”巨亏  西宁特钢没有能够像其他钢铁企业一样在2018年持续盈利,而是预亏损18亿元~24亿元,此业绩或将使得西宁特钢成为33家上市钢企中的“亏损王”。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西宁特钢预告全年亏损,但是在2018年上半年尚且实现归母净利润1257万元,亏损主要是源于2018年下半年。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西宁特钢在2018年下半年由盈转亏,且亏损规模迅速扩大?  对此,西宁特钢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解释称,主要源于钢材价格下降、销售成本上升以及固定资产报废处置导致效益下滑;至于亏损迅速规模扩大的原因,其解释称,2018年下半年以来,钢材销售价格受市场影响逐步回落,特别是2018年11月份螺纹钢价格下跌约1000元/吨。但公司为了保持市场占有率,销售规模较上半年增加1.72万吨,生产、销售稳定,未发生重大变化。  “的确,在2018年11月,因为环保政策的变化,螺纹钢以及整个黑色系价格有所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利润空间,但是钢企亏损者并不多。”钢贸商杨勇(化名)直言,为了保证市场占有率在亏损的情况下扩大销售规模,这不符合常理。  梳理发现,西宁特钢近年来日子并不好过,即便是钢价不断上涨的2017年,扣非净利润仍处于亏损状态。  实际上,自2012年以来,西宁特钢扣非净利润已连续6年亏损。伴随钢价回暖,西宁特钢业绩仍未迎来较大起色,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西宁特钢扣非净利润亏损近6亿元,毛利率下滑至7.22%,为近几年来最低水平。  从历年财务数据分析来看,西宁特钢已经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为亏损。从2012年~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21.86万元、-4249.8万元、-5660.42万元、-16.18亿元、-3.59亿元、-6.84亿元,整体呈扩大趋势。  “扣非净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主业发展情况,显然西宁特钢在钢铁行业的路是越走越窄了。”据杨勇表示,西宁特钢曾经除了是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亦是国家军工产品配套企业。曾经荣获中国首次载人交会对接任务天宫一号、神州九号和长征二号F研制配套物资供应商、中国航天突出贡献供应商、0910工程突出贡献奖、冶金产品实物质量金杯奖等190多个省部级以上荣誉称号。但是现在似乎没落了。  “售后回租”融资  由于西宁特钢发布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巨亏,债券信用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评级”)将西宁钢铁的长期信用等级,及“11西钢债”“12西钢债”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事实上,不管是西钢集团还是西宁特钢,近年来财务压力一直都很大。”青海省国资委一位政府人士向坦言,“西钢集团如果不做调整,未来会更加艰难。”  梳理西宁特钢公开财务数据发现,近年来该公司的负债居高不下,2016及2017年,西宁特钢资产负债率分别达86.73%、84.74%;西钢集团亦如此,截至2018年3月底,资产负债率为86.58%。  在此之前,西宁特钢曾广开“钱路”。2014年1月4日,西宁特钢曾与皖江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江租赁”)签订编号为【WJ2014010480201】的租赁合同,合作方式为售后租回,即前者将正在使用中的生产设备在不进行实物交割的情况下,以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后者,然后在5年内分20期向后者偿付租金,每期租金为2941.08万元。租赁期满后,前者有权以1000元名义价格将出租设备的所有权收购。  另外,按照租赁合同约定,西宁特钢每年还需支付500万元财务顾问费,5年合计费用为2500万元,且为起租日起一次性支付。  这意味着,西宁特钢向皖江租赁融资5亿元,事实上只获得了4.75亿元,且在5年里支付利息等财务费用达1.13亿元。  西宁特钢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获得资金,并非单单只与皖江租赁这一个企业交易。在2017年7月25日、12月31日,西宁特钢还曾先后与中航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河北金融租金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了2亿元的金融租赁合同,合作方式均是将现有的设备在不进行实物交割的情况下转让给租赁公司,再以付息以及手续费的形式进行回租。  对此,有商业银行业人士向表示,钢铁企业发展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一般会寻求银行合作,只有在银行不愿意贷款的情况下才找金融租赁公司,因为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较低,1至5年(含5年)贷款年利率约为4.75%,5年以上贷款利率约为4.9%,而如果按照上述融资租赁获资金4.75亿元,5年付息等费用1.13亿元计算,其年利率已经超过7%。  内部“消化”腾挪资产  在业绩巨亏,信用评级被下调的背景下,西宁特钢正通过处置资产改变困局。  2019年2月21日,西宁特钢公告表示,向西钢集团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矿冶公司51%股权,另外,在青海省产权交易市场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矿冶公司19.5%股权,本次合计转让所持有的矿冶公司股权为70.5%,其中转让给西钢集团51%股权事宜构成关联交易。  对于上述子公司股权转让原因,西宁特钢解释称,为有效改善公司经营局面,本着“精干主业”的发展原则,拟适度调整产业结构,以便进一步集中财力、物力、人力做精做强特钢主业。  据公告显示,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并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矿冶公司资产总额为 336080.45
万元,负债总额为233063.37 万元,净资产 103017.08
万元。营业收入0万元,利润总额0万元。  即便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为0元,经双方协商,最终确定的股权转让价款为6.16亿元。这对西宁特钢来说是有利于提升业绩,但对于西钢集团却未必是好事。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西钢集团资产总额为298.3亿元,净资产为40.33亿元,2017年度营业收入84.74亿元,净利润亏损约7亿元。  另外,在2018年12月11日,西宁特钢公告称,为提升管理效率、理顺公司架构、整合内部资源,西宁特钢拟将资源分厂、球团、套筒窑全部资产,一炼钢作业区部分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人员以资产组形式划转至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再生资源综合利用开发有限公司。  梳理公开资料获悉,除了上述资产被内部“消化”之外,在2018年下半年西宁特钢亦有多项资产被处置。该公司先后将精品大棒材产线、精品小棒材产线、冷拔等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人员以资产组形式划转至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新材料有限公司;将城北西钢福利厂、部分固定资产转让给西钢集团。  西宁特钢方面公告显示,转让这些资产的理由也是为了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做强、做精钢铁主业,促进公司轻资产化运作,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但从目前的业绩表现来看,2018年下半年,西宁特钢集中处置资产并没有扭转其巨亏的局面,倒是资产被处置了不少。  一位私募人士告诉,西宁特钢还曾计划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混改,但最终搁浅。不多,对于这一说法,西宁特钢方面没有向作出回应。  “从西宁特钢处置资产的接盘者来看,其绝大部分是‘左手倒右手’,在西钢集团内部进行腾挪,其虽然公告称是为了发展主业而采取的内部调整,但也有可能是为了腾出一个干净的‘壳’,有利于引入战略投资者。”上述私募人士向分析认为,在2018年西钢集团就曾有意引入方大集团进行混改,但是由于西钢集团与方大集团未能达成共识,混改计划终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