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月份计划排产情况分析,钢铁行业的利润将会下降30%-40%

  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钢铁行业运行最平稳、效益最好的一年。中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河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于勇在在2019年1月14日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如是表示。  而这距离钢铁行业最为艰难的“冰冻期”,刚刚过去了三年时间。2015年钢材销售价格跌破了白菜价,钢铁行业陷入全面亏损。  三年过去之后,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日前发布的2018年行业利润数据,钢铁行业去年全年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此外,2018年1-12月,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实现销售收入4.11万亿元,同比增长13.04%;盈利2862.7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12%;资产负债率65.02%,同比下降2.63个百分点。  上市钢企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也堪称“捷报频频”。据澎湃统计,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9家公布了2018年的预估“成绩单”,除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青海西宁特钢(600117)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24亿元之外,其余18家均预计盈利,且数家在报告中提到创下“年度历史最优业绩”。  这三年期间,“一方面需求出现恢复性增长,但更重要的是供应端的继续收缩,使钢材价格保持三年连续上涨,是钢铁行业利润增长最大的动力。”提及钢企2018年的最优业绩,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  供给侧改革:扭转产能过剩和“劣币驱逐良币”局面  钢铁巨舰驶入“冰冻期”的同时,中国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也引发了国际的关注。“内忧外患”之际,中国于2016年开始在钢铁行业进行了力度空前的去产能行动。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2016〕6号《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目标同时还包括:行业兼并重组取得实质性进展,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资源利用效率明显提高,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产品质量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提升,企业经济效益好转,市场预期明显向好。  为达到上述目标,自2016年开始,清除地条钢、严抓环保不达标、僵尸企业退出、央企大合并,均称为这场去产能行动中的着力点。  2016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就对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华达钢铁”)和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安丰钢铁”)违法违规行为(分别代表了“新增产能”和“地条钢”的典型)调查处理情况进行了通报,调查处理发现的严重问题即是“落后产能仍然在扰乱整个市场,影响化解过剩产能的全局工作”。这场调查还重点对江苏省、河北省省政府及相关领导进行处理。  最终,中国用三年时间完成了上述压减产能的上限目标。2016年开始,中国连续三年分别淘汰6500万吨、5000万吨及3000万吨钢铁产能,合计1.45亿吨产能已接近1.5亿吨的五年目标。同时,2017年上半年淘汰了1.4亿吨地条钢。照此计算,实际上产能去产能总量达到了2.85亿吨。  徐向春提到,“2018年是去产能的第三年,连续三年的强力压缩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使得钢铁产能过剩的局面得到基本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根源也被铲除。”  原宝钢股份(600019)党委书记、董事长,现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戴志浩在2018年10月接受澎湃等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今天的螺纹钢价格这么高,如果不打掉地条钢企业的话,他们现在盈利是非常好的。”  戴志浩用“杠杆”来直接反映钢铁企业的生存能力。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统计为69.6%,高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再继续3年,那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近万亿资产会形成不良资产。”戴志浩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进行钢铁供给侧改革,全行业还是按照2015年那个样子,继续劣币驱逐良币,那么到今天是什么场景?”  钢企“翻身”:钢企吨钢利润一度超千元  供给侧改革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最直观的莫过于钢价回升。  2015年年底,钢材指数跌到近1900元/吨,创近年来最低点。1年之后,该指数回升至3500元/吨左右。2017年底,则一度站上5000元/吨高点。2018年10月,钢材指数基本稳定在4800元/吨以上。2018年11月开始,钢价开始急剧回调,截至2018年12月底,钢材指数回调到近4000元/吨。  整体而言,2018年钢材指数全年均价4348元/吨,较2017年均价上涨317元/吨,涨幅7.86%。  对于全年钢价的整体上扬,徐向春表示,除压缩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之外,“助力”还重点包括近两年的环保治理。“主要产钢地区如唐山,邯郸,徐州等地,经常出现环保限产,这又进一步导致产能不能有效释放,市场供应偏紧,库存持续下降。市场价格易涨难跌,钢材利润长期维持数百元元的水平。”  钢市的持续回暖带给钢企的自然是“最优业绩”。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9家公布了2018年的预估“成绩单”,西宁特钢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24亿元,其余18家均预计盈利。  两大钢企央企的上市公司宝钢股份、鞍钢股份(000898)分别预计净利润突破200亿元和78亿元。此外,湖南省最大国有钢铁企业华菱钢铁(0009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3亿元-69.3亿元,同比增长61%-68%;江西省国有钢企新钢股份(600782)净利润在55亿元到62.50亿元之间,同比增长76.79%至100.90%。  从已披露2018年业绩预告的19家上市钢企来看,净利润总计已达近800亿元。  19家上市钢企2018年业绩预告。制图:贺梨萍  钢企利润要“回到合理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钢企迎来年度“最优业绩”的同时,市场也在开始出现告别高利润时期的迹象。  网站发布的《2019年钢材价格指数走势预警报告》(下称“《预警报告》”)中将2018年全年走势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3月份,国内钢价呈现弱势震荡下跌态势;第二阶段是4-10月份,国内钢价一路震荡上行,环保高压下供给下降,房地产需求较旺,库存持续处于低位,钢企盈利大幅飙升,螺纹吨钢生产利润超千元,热卷吨钢生产利润达800元上方;第三阶段是11-12月份,国内钢价大跌后开始低位盘整。  针对2018年最后两个月的钢价下跌,《预警报告》认为,主要受采暖季环保限产力度不及预期,国内外宏观经济表现不理想,黑色系商品期货提前加速下行,房地产投资增速连续小幅下滑,市场一度恐慌心理加重所致。  徐向春则表示,“钢铁行业高利润,也侵蚀了下游行业的利润,这一现象不可能长期维持。”他认为2018年11月钢材大跌就是一个转折性信号,“意味着钢铁的高利润将会适度压缩,回到一个合理水平。”  对于2019年的钢市,发布的《预警报告》和徐向春持有类似的观点,即钢材需求量将有所下降、钢材价格将不及2018年之火爆。  徐向春认为,由于压缩过剩产能的任务基本完成,同时环保治理的精细化、科学化,不搞一刀切,限产情况将有一定的改变。因此,2019年钢材产量会有所宽松。同时,房地产降温,经济增速放缓,则都会影响钢材需求有所下降。  “总体判断,2019年的钢材价格将比2018年下降约10%。钢铁行业的利润将会下降30%-40%”。徐向春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钢铁行业再次陷入困境,而是回到一个合理的利润水平,步入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时期。

  按照《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和《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要求,现将唐山东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建设项目产能置换方案公予以公告。联系电话:0311-87800210  建设项目情况  企业名称  建设地点  冶炼设备名称、型号及数量  换算产能  (万吨)  拟开工时间  拟投产时间  置换比例  唐山东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河北滦县经济开发区  1650立方米高炉1座  142.3  2019年3月  2020年12月  1.25:1  淘汰项目情况  序号  省(区、市)  企业名称  冶炼设备名称、型号及数量  换算产能(万吨)  启动拆除时间  拆除到位时间  备注  1  河北省唐山市  唐山东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1#1080立方米高炉1座  104万吨  项目建成投产前  项目建成投产前  2  河北省唐山市  唐山东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5#680立方米高炉1座  73.9万吨  项目建成投产前  项目建成投产前  680立方高炉产能为75.9万吨,剩余2万吨炼铁产能指标留作以后公司其他高炉进行升级改造置换  合计  –  –  –  177.9万吨  –  –

  春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黑色系期货多数上涨。铁矿石更是气势如虹,大涨7.95%,封住涨停,并创出23个月以来新高。  淡水河谷溃坝事故的遗留问题仍在持续发酵,这令业内人士预计,该事件将为后期矿石供应带来影响,短期内会对远期合约产生影响。叠加当前钢材市场供需情况,钢材市场后市大概率出现多头行情。  2月6日,淡水河谷宣布,由于Brucutu矿区生产暂时性关停,公司针对部分铁矿石及球团相关销售合同已宣布因不可抗力而无法履行。在早前的声明中,淡水河谷已表示,公司将坚定不移地停止19座大坝的运营(其中9个尾矿坝已完全停止运营)。相关决定每年将影响到4000万吨的铁矿石。  太平洋证券分析称,暂停的Brucutu矿山可能导致约3000万吨铁矿石的年产量损失,这还不包含在此前计划中的4000万吨减产措施。也就是说,理论上淡水河谷在铁矿石上的减量将可能达到3000万吨至7000万吨。而2017年全球铁矿石产量21.62亿吨,这一事件造成的减量将占全球产量的(以中值5000万吨计算占2.32%)1.4%至3.24%。  春节期间,这种影响已经在国际铁矿石市场有所反映。截至上周末,62%澳粉价格指数报91.5美元/吨,较2月4日上涨5.7%。而新加坡铁矿石掉期也经历了一个难忘的农历新年,3月合约的结算价自2月1日的84.5美元一路拉涨至8日的92美元,涨幅8.2%。从1月28日至2月8日,65%巴西粉矿远期现货指数更是从92.30涨至105.50,涨幅达14%。  孙辉对上证报表示,综合来看,进口铁矿石需求增速放缓,巴西进口矿依赖度减少,废钢利用量逐年增加,港口矿石库存仍处高位,由此来看,淡水河谷部分矿区停产对后期矿石供应存在影响,短期内会对远期合约催生亢奋,如若后期价格上涨,也势必会引发其余国家矿山供给回应。  钢铁分析师徐向春表示,中短期铁矿石供应将会偏紧。节后矿石价格将进一步走高。  矿石价格的上涨,令钢材市场走势也受到投资者关注。徐向春分析认为,就钢材市场而言,由于节前市场心态谨慎,存货意愿不强,反而导致节后库存水平可能低于预期。市场心态由谨慎转为积极,将推动节后钢材价格上涨。如果叠加矿石大涨引发的成本推动,也将助推钢材价格上涨。因此,节后钢材价格每吨上涨200元至300元是可以预期的。  据预估,2月上旬粗钢产量继续下降,全国粗钢预估产量2200.77万吨,日均产量220.08万吨,环比1月下旬下降1.31%。从2月份计划排产情况分析,考虑到春节影响仍将继续,大部分企业虽有积极复产计划,但2月份实际排产天数较其他月份而言处于全年最低,因此五大品种计划总产量环比继续下降。  另据消息,11日唐山普方坯解除锁价政策,早盘昌黎地区领涨80元/吨报3510元/吨,现金含税。而下游成品材价格均大幅上调百元左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