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中国宝武或其控股子公司投资重庆钢铁,螺纹钢库存环比上升5.6%

  西宁特钢公告,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8亿元到24亿元。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处置了四家子公司股权,取得投资收益,本期同比减少;省内及周边原料资源紧张,需大量采购进口铁料,加之焦炭、合金等市场价格大幅上涨,使采购成本升高,导致成本上升幅度远高于钢材价格上升幅度;部分冬储原料价格较高,计提部分减值准备。

  【深度】中国宝武和民企入局,这家百年钢企开启西部钢铁行业整合大幕  |庄键
徐宁  央企中国宝武和民企四川德胜以基金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入局重庆钢铁,这将在未来引发怎样的化学反应?      去年10月10日,地处乐山的四川德胜集团(下称四川德胜)总部迎来了几位客人。  这些来自上海的访客中,包括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下称中国宝武)董事长陈德荣和重庆钢铁(601005.SH/01053.HK)董事长周竹平。周竹平的另一身份是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源合投资)的CEO,该投资基金正是重庆钢铁的实际控制人。  四川德胜董事局主席宋德安亲自接待了这些客人。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以稀有金属钒钛起家的四川德胜位列第140位,在省内排名前三。  四川德胜官网随后刊发的消息称,会谈期间,公司与中国宝武达成了多项共识,其中包括深化两者在西南钢铁产业集约发展方面的合作。  第二天,四源合(重庆)钢铁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重庆基金)即宣告成立。一个月后,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成为了该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两者持股比例分别为53.33%和45.33%。作为基金管理人的四源合投资持有剩余1.33%的股权。    四源合重庆基金股权图。图片来源:重庆钢铁公告  2018年年末,重庆钢铁发布公告称,新成立的四源合重庆基金,从四源合(上海)钢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四源合上海基金)处,收购了长寿钢铁75%的股权,交易价格为45.75亿元。  由于长寿钢铁持有重庆钢铁23.51%的股份,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重庆钢铁的间接控股股东因此易主,变成四源合重庆基金。  四源合上海基金同样由四源合投资所管理,因此重庆钢铁的实际控制人并未发生变更。  今年1月初,上述股权更迭尘埃落定。  这家拥有840万吨产能的西南钢铁龙头就此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也将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混改拯救重庆钢铁  两年前,重庆钢铁还一度濒临破产。  2017年7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重庆钢铁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彼时还是地方国企的重庆钢铁已连续两年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103%。  重庆钢铁的历史,可追溯至1890年湖广总督张之洞筹建的中国近代第一家官办钢铁企业汉阳铁厂。1937年“七七事变”后,汉阳铁厂逆江西迁至重庆,定址重庆大渡口,成为重庆钢铁的前身。  2017年8月,重庆钢铁与四源合投资展开接触,希望这家国内首只专注钢铁领域的投资基金,能够接手重庆钢铁的重整项目。当时,距离四源合投资完成注册尚不满一个月。  成立四源合投资的初衷,在于着眼中国钢铁行业的整合契机,解决产业集中度偏低的问题。当时,国内前十大钢铁企业的市场份额仅为35%左右,与政府制定的发展目标相差近一倍。  四源合投资拥有四家股东,中国宝武和中美绿色基金分别持股25%,招商局集团占比24%。WL罗斯公司为最大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为26%。WL罗斯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0年的私募股权基金,曾并购重组美国第四大钢铁厂LTV和美国钢铁巨头伯利恒钢铁,主导了美国上一轮钢铁产业整合。  作为四源合投资的主要发起人,中国宝武希望采用一种更为市场化的方式推动国内钢铁行业整合。  借助于政府的有形之手,中国宝武的前身宝钢集团此前曾整合过八一钢铁集团、韶关钢铁集团等公司,但这些重组均受困于体制机制障碍,整合效率多少受到影响。中国宝武因此决定另起炉灶。  四源合投资的管理团队大部分来自中国宝武和WL罗斯公司,另外两家股东则主要以财务投资人的角色参与,同时起到了平衡股权配置的功能,确保四源合投资的国资占比不超过50%。  四源合投资设立伊始,就有着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基因,并且独立于中国宝武等各股东方。  重庆钢铁是四源合投资成立后的第一个重整项目。2017年10月,由其管理的四源合上海基金出资30亿元,与重庆战新基金以75:25的股比,合资组建了长寿钢铁,并以后者为主体,完成了重庆钢铁的重组,继而成为上市公司的最大股东。  随后,四源合物色了一支由五人组成的管理团队,接手重庆钢铁的日常运营。经历司法重整后,重庆钢铁已剥离了大批低效、无效资产,并化解了417亿元债务,资产负债率下降为33%。  改换门庭的第一年,重庆钢铁就摆脱了连年亏损。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达到14.8亿元,同比大幅扭亏。  意料之中的接盘者  在这场钢铁企业的重整案中,尚有一个问题等待解决。  接盘重庆钢铁时,四源合上海基金所使用的30亿元投资款中,主要为过桥资金。这些资金在一年到期后,需要有新的长期资金作为接续。  四源合投资拥有两个选项,一是继续引入作为过渡的金融投资人,二是直接寻找愿意接手重庆钢铁的产业资金,先安排其以基金有限合伙人的身份介入。四源合投资最终选择了后者,率先表达出这一意向的产业投资人,正是四源合投资发起方之一的中国宝武。  2017年,中国宝武提出了将集团钢铁产能扩展至1亿吨的中长期目标,其目前的产能规模约为7000万吨。公司一把手陈德荣曾解释称,这项扩张计划将通过行业内的联合重组,而非借助于新建钢厂来实现。  在四源合投资设立之初已明确,同等条件下,中国宝武对于四源合所重整的标的拥有第一顺位优先受让权。尽管当时所说的受让权,与目前成为并购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形式不同,但两种方式有着类似的意义。  就重庆钢铁的个案而言,对于中国宝武成为未来接盘者,公司曾经的控股股东重庆市国资委也颇为认可。  这一点在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方案中已有所体现。作为重组方,四源合投资当时曾作出承诺,除非中国宝武或其控股子公司投资重庆钢铁,否则其需要在五年之内保持对重庆钢铁的控制权。  在四源合投资接手后,重庆钢铁由地方国企变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公司的高管任命、薪酬体系等重要事项不再受重庆市国资委管理,可以通过董事会或股东大会直接决定。  作为实际控制人,四源合投资可以借助市场化方式引入管理团队,同时制定激励约束机制,将管理层、股东、员工和公司的整体利益挂钩。在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下,上述做法要想成为现实,通常会面临诸多困难。  中国宝武决定成立四源合重庆基金,进入重庆钢铁。  但如果中国宝武成为该基金的唯一出资方,重庆钢铁很可能被认定为中国宝武的控股子公司,从而归入央企的管理体系。它也无法再享有混合所有制所带来的灵活性。  因此,在中国宝武看来,还需要为重庆钢铁引入一家民营企业作为新的投资人。   民企四川德胜入局  在对几家可能的产业投资人综合筛选后,最终进入四源合投资视野的,是成立于1997年的四川德胜,其业务版图涵盖钒钛资源、能源化工、现代物流等多个领域,年营收达到370元。  四川德胜与重庆钢铁早有交集,此前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时,它也曾有意参与,但并未如愿。一年后,这家四川民营企业又迎来了新的机会。  在提供给界面的一份声明中,四川德胜提及,相信这次合作将拉开西部钢铁混改及整合的序幕,为西部钢铁行业的良性发展奠定基础,也会为混改树立典范。  在中国宝武、四川德胜和四源合投资所签订的协议中明确,四源合重庆基金的运营模式为“4+3”,即四年的投资期加上三年的退出期。  四源合投资CEO周竹平此前曾提及,作为基金管理人,四源合投资的具体退出时间视情况而定。当各方股东认为重庆钢铁发展已走上正轨时,四源合就可以随时选择退出。  届时,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在告别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后,将大概率成为重庆钢铁的前两大股东。期间所存在的不确定性在于,重庆钢铁将如何搭建一个新机制,确保公司混合所有制得以延续。  四源合投资总经理(行政)虞红称,这一方面将寄希望于制度本身的改进和完善。另一方面,她也相信中国宝武和四川德胜会帮助重庆钢铁设计出一个合适的新机制,以利于公司的良性发展。  当然,这并非眼前最为紧迫的任务。过去一年,重庆钢铁走过了“止血阶段”,但如何在未来恢复公司的造血功能,乃至提升智慧制造、绿色制造水平,实现“中国西南地区最具竞争力的钢铁企业”等目标,依然充满挑战。  在成为四源合重庆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后,中国宝武计划派遣一批专家团队,对重庆钢铁进行全方位的管理诊断,并提供管理咨询。该团队由重庆钢铁以支付咨询费的市场化方式聘请。  虞红称,过去一年,新的重庆钢铁高管团队解决了公司的组织架构、运营体系等问题,但企业肌体内长期积累的痼疾还需要时间逐渐调理。

  从中物联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调查、发布的钢铁行业PMI来看,1月份为51.5%,环比上升5.9个百分点。分项指数中,新订单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进口指数、原材料库存指数和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增幅较大。产成品库存指数下降明显。PMI显示,虽然限产政策实施,生产有所下降,不过由于今年天气较暖,工地还未完全停工,赶工期导致需求不降反升,订单有所上升。  图1
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PMI指数变化情况    
一、市场分析  (一)钢厂生产下降趋势有所放缓  1月份,生产指数为46.8%,环比回升2.2个百分点。由于春节临近加上限产政策实施,钢厂保持产量有所下降,不过下降趋势有所放缓。据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1月上旬全国重点钢铁企业粗钢日均产量184.44万吨,较上月同期下降0.7个百分点。与生产相关的采购和库存活动较上月相比均有明显上升,原材料采购量指数为52.6%,环比上升5.5个百分点;原材料进口指数为55.6%,环比上升8.5个百分点;原材料库存指数为55.7%,环比上升8.0个百分点,表明企业对后市持有乐观预期,加大备货力度,以待年后迅速投产。  图2
2016年以来生产指数、采购量指数、进口指数和原材料库存指数变化情况    (二)钢市需求有所回升  1月份,新订单指数为53.4%,环比上升13.9百分点,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4.1%,环比上升8.3个百分点,两个指数均有较大幅度回升。由于今年冬季有暖冬迹象,所以整体工地需求并没有出现断崖式下滑,况且春节时间较早,部分终端赶工迹象也比较明显,因此导致了本月整体钢市需求回升。此外,新年资金面的由紧转松以及中美贸易战进入缓和期等因素影响,市场的整体预期也由悲观专为观望甚至偏乐观。从监测的沪市终端线螺采购数据来看,1月份沪市线螺终端日均采购量上升12.01%,较上月逆势回升。  图3
2016年以来新订单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变化情况    图4
2017年6月份以来沪市终端线螺每周采购量监控    (三)钢厂库存减少
社会库存有所回升  1月份,在钢厂产量下降和市场需求回升的共同作用下,钢厂产成品库存明显下降。产成品库存指数为42.4%,环比下降6.4个百分点。据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1月上旬末,全国重点钢铁企业钢材库存量1126.79万吨,较上一旬末下降1.05%。  社会库存方面,全国20个城市5大品种钢材社会库存总量环比有所回升。据中钢协统计,本月社会库存总量854万吨,环比上升3.6%。其中钢材市场库存总量749万吨,上升3.8%,港口库存105万吨,上升2.7%。分品种看,本月5大品种钢材社会库存环比各有升降,其中热轧卷板库存环比上升4.4%,冷轧卷板库存环比上升0.1%,中厚板库存环比下降6.1%,线材库存环比上升14.8%,螺纹钢库存环比上升5.6%。  图5
2016年以来产成品库存指数变化情况    (四)钢材价格振幅收窄  1月份,国内钢材需求有所回暖,价格小幅震荡。卓钢链数据显示,1月2日,上海螺纹钢指数为3788元/吨,到1月25日,上海螺纹钢指数为3819元/吨,单月最大振幅为53元/吨。在春节将至和冬季天气因素两方面作用下,1月国内钢材市场成交量减小,振幅收窄,价格没有明显波动。  图6
2017年以来上海螺纹钢指数变化情况    (五)原材料价格下降趋势明显放缓  1月份,国内原材料价格下降趋势明显放缓,部分原材料价格出现回升。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为47.8%,环比上升6.6个百分点。截止到1月29日,河北地区普碳方坯价格为3430元/吨,较上月末上升50元/吨;山东地区废钢价格为2200元/吨,较上月末上升70元/吨;江苏地区65-66品味干基铁精粉价格为715元/吨,较上月末上升15元/吨,普式62%铁矿石指数为78.7美元/吨,环比上升8.06%。  图7
2016年以来购进价格指数变化情况    (六)资金面趋于宽松  据央行数据,2018年12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1.08万亿元,同比多增4995亿元。1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5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3亿元。12月末M2同比增长8.1%,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与上年同期持平;
M1同比增长1.5%,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10.3个百分点;
M0同比增长3.6%。全年净投放现金2563亿元。从12月信贷数据来看,国内资金整体流动性较11月份继续改观,且相比去年同期水平也有一定提高,可以看出目前整体资金环境还是相对较为宽松的。此外,从当前市场预期来看,整体货币流动性由收紧趋于宽松的概率较高,因此一些资金密集型行业接下来的发展将迎来一定机会。当然,资金对行业的选择依然会制约相关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所以钢铁行业能否因此获益,还需要持续观察。  二、后市研判  (一)新基建项目预期拉动钢铁市场  在稳增长的大背景下,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基建成为未来几年内聚焦重点,将为我国经济带来新增长点,预计未来三年拉动投资将超过4万亿元。其中三大电信运营商在5G领域的总投资规模将达1.3万亿元至1.4万亿元人民币,5G相关的终端设备、天线、射频、模块等产业链均有钢铁行业密切相关,预期将有效拉动钢铁行业发展。同时国内继续大力补短板并淘汰落后产能,家电、汽车等热点产品也有不同程度的政策利好,这些也都会提升钢材需求。  (二)淡水河谷溃坝事故的影响不容忽视  1月25日,巴西淡水河谷发生溃坝事故,并宣布将继续停止10座大坝的运营,预计将影响4000万吨铁矿石产量,这一事故对全球铁矿石市场造成重大影响。事故发生后,国际铁矿石价格迅速抬升,国内铁矿石港口现货价格也相应上涨。尽管淡水河谷表示会调剂产量,增加其他矿区的供给,但2019年淡水河谷减产几成定局,或将影响全球的铁矿石供给格局,促使铁矿石价格走高。淡水河谷对我国钢铁行业的影响不容忽视,首先我国是淡水河谷铁矿石的主要买家,其减产直接影响到我国铁矿石进口,即便能寻找到替代货源,也会在影响我国整体进口数量、成本和格局;其次是淡水河谷事故可能引发全球主要矿商对安全问题的重视,从而开展各种形式的相关工作,在短期内影响铁矿石的供给。因此,我国应持续关注淡水河谷事故的影响,采取适当措施予以应对。  综合来看,1月份钢铁行业总体有所上扬,虽然钢厂生产有所缩减,钢贸商补库意愿不如往年强烈,但由于暖冬和年后赶工等因素的叠加,市场需求有明显回升,外部需求也有好转,企业原材料备货意愿较强,对后市预期较为乐观。同时也要关注国际铁矿石市场的走势,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预计2月份春节过后,钢厂可能迅速进入生产状态,且钢铁市场在政策利好、资金面趋松和需求扩张的共同作用下,会有一个趋于活跃的过程,钢价有一定的震荡上行空间。(任何转载,必须与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取得联系,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本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